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真实的战争游戏 >> 正文

【荷塘“有奖金”征文】找婆家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漂亮的李嫂突然就成了寡妇。

那天,她的男人开着拖拉机去拉砖,不知咋地就开进水渠里,车翻了,被压死了。事发突然,李嫂哭得死去活来,三十多岁的她一下子就像塌了天。男人的后事由乡亲们帮忙料理了,但是日子还得过下去,庄稼地里的活很多,她一个妇道人家应付着有些吃力。

村上的光棍三孬有事没事开始往李嫂跟前凑,李嫂哪里看得上他,三孬是个踢寡妇门、挖绝户坟的主。这天,李嫂用电动车驮着一袋子棒子去磨面,三孬像幽灵般地从胡同口里闪了出来,一把拽住了她的车子,“李嫂!嘻嘻!去哪会男人?”

“你管不着!滚!”

“俺也是个男人,晚上给咱留门,记着!别忘了!”

李嫂不想和他粘缠,拿出车锁就开打,他只得松手趁机一加油门溜掉了。晚上,三孬还真的去敲李嫂的墙,她狠狠地骂了一句:“不要脸!滚!”

第二天半晌午,婆婆走了过来,她正在剥花生,赶忙喊娘,让座,老人胡脸色不好看,站着,不坐,“媳妇呀!往后的日子你打算咋过?”

李嫂望着婆婆,心里明白她的所指,低头不语。

“俺儿子已经走了一年多了,想改嫁就改嫁,婆婆俺不拦挡,你还年轻,守不得寡。”

“娘,俺还没想过。”

老人叹了一口=声,说:“俺儿命短,你也命苦,守寡不是滋味,咱都是女人,有一样,不许胡来,丢李家的脸面可不行,记住喽!”

“娘!俺没!”

“三孬咋回事?他敲你的墙,全村子都知道了。”

李嫂掉下了委屈的泪水,“娘!是他,不是俺!”

“改嫁的话,找个好人家,婆婆就当是嫁女儿一般待,陪嫁一样不少,明儿媒人就上门,婆婆求你一件事,到时把孙子给李家留下!”

“娘!这不行!”

“孩子是李家的后,咋就不行?”

“娘!孩子也是俺的命根子,他也十多岁了,俺要是往前走了一步,决不让你孙子改姓,让他两边跑,行不?”

婆婆也明白事理,没再坚持,临走时再次叮嘱她离三孬远点。

第二天,外乡里的媒人开着个老年代步车驶进了村子,他先去的李嫂婆婆家,打了个照面,就奔这边过来了,两家隔着两条街道。路上突然冒出了三孬,他舔着脸凑了上去,一口一个大婶子叫着,媒人认识他,给他说过女人,没少费劲,就是成不了,索性就不再理他这个茬了。此时见他拦住了自己的车子,不得不停下,但没有下车,只是打开车门和他说:“三孬儿,这段日子没见,有女人了?生了几个娃了?”

“嘿嘿!净拿俺开心!”

“今儿有事,改天婶子给你说个女人,你回家等着就是了。”

“眼边前儿就有一个,俺喜欢!”

“谁?”媒人看着他。当她听说是李嫂,便笑了,“拉倒吧!”

说完,开车走了,三孬在后面嚷道:“她是俺睡过的女人啊!”

媒人给李嫂带来了三个候选男人的照片,其家境一一对李嫂说了,媒人征求李婶的想法,李婶不好意思地说:“俺得和婆婆还有娘家人合计合计,到时给准信。”

说好三五天的时间,两天了,李嫂还是没有拿定主意,多次和婆婆及娘家人商量,也托人去打听了这三个男人的情况,但家人们的意见不一样。

这两个男人,一个叫苟生,是税务部门的副局长,自报五十岁,家境殷实,在县城里盖有三层复式小楼。老婆去年病死了,空不住,想续弦,她打听出来此人名声不好。

另一个是县里的一般干部,老婆跟人跑了,在到处托人说媳妇,还有一个是个小买卖人,和老婆离了婚。这个年龄虽也大,但和她差的不多。

争议就在那个叫苟生的男人,娘家人同意这个男人,看中了他的家境,说是嫁过去了,愿生个孩子就生个孩子,不愿生自己也有个儿子。

李嫂在心里倾向于那个小干部,吃官家饭,年龄也可,而且只有一个女儿,但娘家人反对,理由是这个男人不着调,要不女人能跟别人跑了。婆婆倒是不表态,只要媳妇愿意就当嫁闺女来操办。

她对婆婆说:“娘!你给拿个主意!”

“看你的意思了,现在又不兴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。”婆婆不愿趟这浑水,好赖不落下埋怨。

“娘!你不当俺是女儿?”

婆婆笑了,便说:“你进家门后,咱婆媳俩没吵过架,你个小蹄子说这个话!婆婆啥时不当你女儿看待了?”

李嫂笑了,随后又变得严肃了。

她把自个儿的想法对婆婆说了,婆婆说:“那你看好喽,先接触,不要急着过门,要稳住神,不能受骗啊!”

事情就这样定了,婆婆就托人找到了媒人把意思说了过去,没想到媒人开着车来了,说:“不巧了,人家昨日订了婚。”

婆婆有些吃惊,“这么巧?你说实话,人家是不是……”

“俺保媒多少年了,还糊弄你们不成,不过他大娘,让你的儿媳平日里注意点影响,当然了,我相信你的儿媳妇,要不也不说这媒了……”

其实,媒人瞒着他们哩,人家打听了,说是李嫂和村上一个叫三孬的光棍不清不楚,因此就推掉了这门亲事。

媒人猜想李嫂看不上苟生,就是嫌他年纪大。人家允诺事成后的酬金可观,她便煽动三寸不烂之舌不住地鼓动着,为苟生说着好话,“人家可不显老,官家人,长得少气,花钱如流水,吃香喝辣的,人长得也俊气……”

李嫂听了媒人的话,只是微微地笑着。

“咋样?见个面嘛!你一见,保准没意见!”

李嫂说:“俺还是想再琢磨琢磨,这婚姻可不是儿戏!”

媒人接过了话茬:“是哩是哩!不过,让俺说呀,就先处一段时候,时间长了对眼不对眼就知道了,俺先说下,过了这村可没有这个店了,上赶人家的大闺女、小媳妇可多了,你们看着办吧!”

媒人走了,定下三天为期。

婆婆就催着儿媳赶快拿主意,人家开的条件不错;娘家人也像走马灯地过来劝,李嫂最后和婆婆说了亮话:“娘!俺不是不通情理,俺也知道把自个儿交给苟生一切都不发愁了,岁数倒是次要的,可俺想,他那么有钱,就怕不是正道来的,电视里头和戏匣子里面都说抓不正经的人,咱们都是老实巴交的百姓,万一他被抓了,俺还得守活寡,女人抬身一次不易……”

当婆婆的听后,一拍大腿道:“就是这么个理儿!听你的!便宜饭不好吃!”

春天,李嫂嫁给了本村的一个男人,婆婆只当是又有了一个儿子,满心欢喜。

男人前年死了老婆,自个儿侍弄着几亩果园,人很本分。结婚的晚上要吃流水席,半个村子的人都来了,大家吃得喜气。三孬没有随礼也来了,主事的怕他来闹事,他却不坐,直接去找李嫂,人家的家人不让,往外撵着他。

“别呀!我和她说句话,告诉她个事就走,哥的喜事,俺能闹事?”

李婶走了出来,没好气地问:“啥子事?”他先要了一支烟,点着了,吐出烟圈,“嫂子,告诉你,苟生给逮起来了!”

“胡说!你咋知道的?”

“别不信,他是俺表哥,俺们是亲戚,上午被逮的。”

李嫂长出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似的……

长春权威癫痫病医院
广西治癫痫病医院
哪里看儿童癫痫比较好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