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小汽车轮胎品牌 >> 正文

『逝水流年-小说』莫错负了,那一树桃红

日期:2022-4-1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她许他一个承诺,在桃花烂漫的季节,便与他相见……

——题记

他和她相识,纯属偶然。

那天,她闲来无事,玩起了扔漂流瓶的游戏,还在对话框里留下了“一分钟内回复便为有缘”的字样。没想到11秒的时候就收到了回复,只是简单的两个字“呵呵”。她有些兴奋,也有些好奇,是谁呢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捞到她的瓶?

她看见了对方的头像,是个大大的“禅”字,她的心微颤了一下,难道他也如她一般喜爱禅理么?她毫不犹豫地在对话框里留下了自己的Q号。

不一会,小喇叭来了,他加了她。

缘分就是这么奇妙,出其不意地降临了。虽然他们之间整整相差了十五岁,却是那般地投缘,从开始聊面相,到后来的聊人生,观点和看法竟是如此地相似。她很开心,拣到了一个忘年之交。她常常逗他,让他叫姐姐,他呢,总是勉勉强强地应着,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。

日子一天一天地过,有两天没见他的踪迹了。她有些想他了,给他留言,你去哪了?忙什么呢?怎不见人影呢?很快,他来了回复,我出门了,有点事要办。她调侃道,忙得把我这个姐姐也给忘记了?不要我这个姐姐了?他匆忙回复,怎会呢?你是一个如此迷人的女人,舍得谁也不舍得不理你啊。她笑了,回复,小鬼,嘴巴甜死了……

很快,春节来临了,他要回老家了。她心里依依有些不舍。他仿佛知道她的心意,告诉她,他会上手机qq,24小时不断线,让她随时都能找到他。

她感动了,对他说,不要,你难得回趟家,好好陪伴家人,就别上线了。他笑笑,没回答。

回家的那些日子,他每天都会上来看看她,给她留几句话。她倒是整天忙得吃喝,走亲戚,没什么空上网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打开QQ,总能看见他温情的问候,譬如“我想你了,你好吗”之类的话。她的心微微有些悸动,感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不知不觉之中衍生。她有些困惑,反复诘问自己,难道是我动情了么?然后,她摇摇头,自嘲地笑,不会,不可能。他比我小那么多,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呢?

也许是离别催发了情感,回来以后,他向她发起了猛烈的攻势,诉说他离开时,他对她的相思。她竭力回避,婉转拒绝。但是他依然执着,丝毫也不退缩。

她说,她比他大十几岁,他说他不在乎,他感觉她在他心里就是个小女人……她说她老了,丑了,没容貌也没气质了。他说,在他眼里,她有着三十岁女人的韵致,还有着三十岁女人所不具备的内涵……她语塞,再也找不出回避他的理由。

他还从网上找来了大量关于姐弟恋的资料,居然还被他找到了“八十二岁婆婆和二十八男孩接吻”的照片,她有些哭笑不得,但内心深处却隐约有了感动。

他开始不再叫她姐,叫她兰儿,初始她觉得很别扭,怎么也没有姐来得顺溜,合心。她让他还是叫她姐。他却执拗地唤她兰儿。

渐渐地,她走进了他为她营造的角色,也十分享受他的关爱。三十岁的男孩充满了活力和激情,而他又能说会道,几句话就能逗得她不亦乐乎。

那段日子,她常常不由自主地笑,有时甚至笑出声来。她觉得自己年轻了,也风韵了,眉梢眼角都有了春意。心里,更是甜蜜蜜的,说不出来的乐淘。

他假装不经意地提起见面,因为他们同处一个城市,车程也就半小时的时间。她呢,完全清楚他的心意,她不忍扰了他的兴致,就含糊着说,等桃花盛开的那一天,我在桃花树下等你来……他问,真的?看着他兴奋的眼神,惊喜的表情,她更无法开口拒绝他,只轻轻地回了个“嗯”字。但她心里清楚,她是不会去见他的。她想,就先敷衍着吧,也许到了那时,我们已经分开了呢?世事无常,何况这还是网络,谁能预见以后的事呢?

一次,他去浙江出差。回来告诉她,给她买了一对黄水晶的耳环。她曾在日志中写过,她有耳环情结,所有的饰物中她独独偏爱耳环。许是,他看了这篇日志了吧。她心里,有些感动,有些惶恐,亦有些担忧。他拿着耳环给她看,问她喜不喜欢,还说,等他们见面的时候,他要亲手给她戴起来。她清楚地看到,他眼神中闪烁着那种热切的盼望和向往。她的情绪突然低落,感觉事情好像已经超出她所能控制的范围了。

有时,她也想,那个春光明媚,桃花盛开的日子。她穿着自己最喜爱的衣裳,浅色的薄款毛衣,浅兰的牛仔,蓝色的帆布鞋。端坐在桃花树下,颦眉凝思。粉的,玫红的,白的,各色花瓣如雪片飘飘洒洒,袅娜在她的周身,淡淡的清雅味儿,在鼻端萦绕……他来了,踏着春光走来了,他一眼就认出了她,她也在一瞬间看见了他。然后,她站起,他迎过来……他会伸出双臂么?那她呢,会不会投入他的怀抱呢?桃花树下深情拥吻还是……每次,她都想得脸热心跳,不能自己。原来,她的内心也是渴望见他的,不是么?

眼看着离桃花盛开的日子越来越近,他,每天都数着日子过,她呢,万般滋味在心头。何去何从?她心里没谱。

如今,正是寒梅争艳的时节。此刻,她坐在梅花树下,看着满树的的花瓣在风中飞舞,竟是痴了……

2.

桃花开了,在预期的日子——四月,妖娆地开放了。

一树树,一簇簇,一朵朵,迷离了人们的眼眸。

干净清透的阳光带着花草的气息,徐徐入鼻,清新了脾胃。

她独自徘徊在桃花树下,痴迷地看着那一朵朵春的精灵,仿佛听见他们在歌唱,丝缕余音,缭绕着春的气息。亦彷如看见它们在舞蹈,袅娜体态,生烟着春的亮丽。

她找了一处幽静所在,静坐凝思。不远处,那一潭碧水,在春风的抚慰下,一波一波地荡着涟漪。

岸边的杨柳,已然长出了翠绿的嫩叶,在春风的裁剪之下,片片如眉,春情无限。细细长长的枝条,借着春风,飘来又逸去,柔美无比。

如此春色,春景,怎不叫人欢喜!

此刻,他在干什么呢?眼前,出现了他的笑靥,雪白的牙齿闪着迷人的釉光。

这么好的景致,却少了他。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那天,丈夫无端地问起了她上网的事,说她最近很不正常,是不是网恋了。她的心,刹那间惊得乱跳起来。她不明白,她如此谨慎了,为什么丈夫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?还是根本就是在试探她?可是为何要试探她呢?总有缘由的。她的神色顿时僵硬,嗫嚅着说,说什么呢,我只是闲聊罢了……闲聊?丈夫的声音大了起来,别以为我不知道,和谁聊得那么起劲呢?还视频,还语聊,是不是?她彻底惊呆了,心里发毛,嘀咕着,他连这个也知道了?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可怕,她不自禁地搂紧了自己,身子直往被窝里缩。

说呀,和谁呢?和谁视频呢?聊天记录给我看,是不是闲聊我能分辨!丈夫转过头,眼神凶煞,冲着她喊道。她瑟缩了一下,不敢看他的眼睛,小声说道,我没做什么,也没聊天记录给你看,我设置的是关闭QQ之后自动删除一切,所以没有任何人的聊天记录……

那天之后,丈夫再也没理过她。而她呢,也不敢再上网,她真的很害怕,害怕丈夫和她闹,他的绝情和冷漠她是领教过的。几年前,丈夫出轨,她好言相劝,换来的却是他的责骂和拳脚相加,那些阴暗的日子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,每天都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,以至于给她留下了终身无法抹去的创痛。她曾试图去忘记这些,却无法如愿。所以,只要看见丈夫那张被愤怒扭曲了的脸,过往的一切就会迅速闪现,整个人立马变得绝望,无助,紧张,害怕甚至会抖索起来。

那几天,她像过街的老鼠,缩着头,夹着尾巴过日子。生怕稍有不慎,丈夫的责难又起,她怕透了。还好,丈夫没再难为她。许是生了怜悯之心了吧,看她病魔缠身,不忍心了。

一只蜜蜂在她的眼前飞来绕去,她却恍如未见。身边簇拥着各色鲜花,最显眼的,自然是喻示着富贵荣华的牡丹了。她伸出手,手指轻柔地拂过花瓣,阵阵清香袭来,她痴痴地闻,心里却在想,他呢,不知道好不好?

她想起了他在她Q上的留言,暗淡的眼神瞬时亮了起来。半个多月了,除了丈夫责难她的第二天,她给他留了话,告知他一切之后,就一直没有见过他。可他依然每天在Q上给她留言,话不多,只有两个字,MU。她知道他的心意,那是英文MISSYOU的缩写,他想让她知道,他在想她,每天,每时,每刻。

她知道,他一定有很多话想和她说,只是顾忌到她不方便,怕给她惹了麻烦,才刻意避之,他用心良苦。可是,她又能怎样呢?她清楚地知道,这段感情根本就没有结果,继续下去,只会徒增烦恼,而且还会有无止境的麻烦。她累了,也怕了,她觉得自己再也经不起折腾了。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女人,需要的是什么?自然是安静祥和的生活。大风大浪,她经不起了。

她的眼前出现了他在Q上的个性签名,“我在这里等你回来一起看桃花……”,他连续写了十多天。他心里的渴望,他的念想,他的期盼,都展露无遗了。他还在痴等,等着桃花盛开的那一天,与她相见。看着这些字,她心里酸溜溜地发疼,她知道,这一切,不可能了。

一棵粉的,一棵白的,还有一棵是桃红的,就在她面前站着。她起身,走到桃花树下,刚好一阵风刮过,片片落英齐下,如花雨般,落在她的发上,身上。她仰起头,伸出双手,几片白色的花瓣零落在她的素手间,飘逸着淡淡的清芬。她轻轻叹道,如此美好的物事,怎能让它堕落淤泥之中呢?她走到河边,把花瓣一片一片地散落在碧水之中,嘴里喃喃吟道,“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……”

3.

桃花一片一片地落,铺满一地。粉粉的,白白的,清丽哀婉,无声又无息。

唉……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虽然穿着病人的服饰,依然俺不住她的天生丽质。年过四十,岁月仿佛故意从她的身旁绕过了,她的容颜一如往昔。

窗外,景色阑珊,璀璨的时光已然淡去,几棵桃树上只缀着零星的几朵开败了的残花。花开花落,春去春回……她喃喃着。

没想到这次的病来势凶猛,彻底把她击垮了。在家挂了半月的点滴,以为已经好转,却不料更加严重了。没奈何只能听从医生的建议住了院,如今已是整整一个星期了。病势虽然有了好转,但是人还是怏怏的,没有力气。

那个让她几回回梦里与君同的人儿,此刻在何方?她想他了。

她心里清楚,自己的病为何好得那么慢,不是没有缘故的。如果不是整天忧思深重,她的心脏怎会如此不堪折腾。他在她心里沉沉地挂着,无一日忘怀。她怕他担心她,她怕他吃不好,睡不好,她怕他无心理会工作,她怕他……

她起身,站在窗边。屋外,阳光正暖,风儿正柔。一地的青草把整个世界点缀得生机勃然。着眼处,处处是翠,眼眼盈绿,好一派春光,当真是无限的好啊!

她的心盈盈荡漾,微微有了涟漪。她想起了前几日他对她说的话。

半个月未见,她冥思苦想,终于做了决定。当她再度打开QQ,找到他时,她说出了她思虑已久的话,那就是从今以后,他,只能是她的弟弟,其他什么也不是了。那一刹,他的失落,他的哀痛,他的绝望从视频中源源不绝地传了过来,让她的心抽得紧紧的,疼得揪揪的。

沉默了良久,他说,只要她好好的,健健康康的,开开心心的,那么,他就无所求了。至于是情人还是弟弟或者其他,他自有他的定论。至于她,把他当做什么,他不计较……

他又说,她就是他的心,他的眼,没了她,他就等同缺了心眼,一个人缺了心眼,还怎么活……

她哭了,抽噎着,眼泪流了一脸。他曾经的所为,所语都上了心头,她的心一点,一点地被他的痴情,柔情,专情吞噬,情海翻波,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。

看着他落寞的眼神,清瘦了的脸庞,心底的坚冰柔了,化了。她含着眼泪敲下了几个字,树,放心,姐永远不会离开你,永远陪在你的身边,我……爱你!

真的吗?他的眼在瞬间明亮,一脸的阴霾化作了灿烂的朝阳。真的吗?!他又问。

傻瓜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?她娇羞点点,满脸含春。他,心花怒放,手舞足蹈。

风儿轻柔地吹来,窗前的柳枝软绵绵地跳起了舞蹈,有几枝柔曼地拂过她的脸庞。

她笑了。她想起了那一刻,他如孩童一般纯真的笑脸,那么明朗,那么澄澈。她似乎看到了他的心,正热烈而蓬勃地欢跳着,“砰,砰,砰……”如春天的号角,吹响着爱的预言。

她想,如今才是四月中旬,晚开的桃花一定还有。不是有句诗这么写的么,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……”

她的眼前,出现了一棵繁茂孤傲的桃树,她对这棵树印象尤为深刻。它生长在一座小山包上,侧畔是一间小巧精致的凉亭。每年,当别处的桃花都开败之后,它才会小心翼翼地绽开花苞,轻悄悄地开放。先是桃红,再是粉红,然后才是粉白……花期尤长。想必,今年,也是如此吧。

她突然变得兴奋起来,她想起了她的承诺,一个关于春天的约会。她彷如看见了他殷切的眼神,她不自禁地掏出了手机,用手指摁下了爱的讯号,亲爱,桃花树下,与你相约……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
凉亭边,一株桃树正吐新蕊,朵朵嫣红,如美人娇颜。

她,坐在凉亭里,面向桃树,正痴痴等待。

他,众里寻她,蓦然,她的影婉约在眼前,他飞奔而去……

桃花树下,他情思脉脉,轻拈下一朵桃花,插与她鬓边,她,迎着他痴迷的眼神,嫣然含笑,涩然低首。斜阳正浓,薄云浅淡,人面与桃花,相映成画……

得了颠痫该怎样治疗
山东看癫痫哪个医院好
癫痫病不及时治疗的危害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