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续流二极管型号 >> 正文

【碧海小说】红尘滚滚

日期:2022-4-1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我生下来就克死了妈,爹为了再娶,把我这个累赘就丢给了孤苦伶仃的祖母。上初中三年级时,祖母也撇下我走了,走时睁着眼。我答应祖母,我不会饿死。

我真的没饿死。退了学的我,跟着村里的一个姐姐进了城,做了洗头小姐,后来又来到逍遥宫,做起了配唱。

谁知道配唱配唱,陪着陪着就像其他姐妹一样,稀里糊涂就赔了人。当初来的时候,谨慎小心,凭着歌喉来赚钱,绝不把肉身搭上。可没想到远离了酒精,蜜汁也会让人醉。一梦醒来,我已不是原来的我。时后也人前鼻子哭过不少回,可后来,渐渐就明白了。哭有什么用?谁人会可怜你?谁会为你来出气?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,没有出污泥而不染可讲,他人眼里,做这类服务的我们,统统都是婊子的代名词。即使你守身如玉。

冷冷的世界里,天长日久,也冷了那颗热热的心。从此我学会了人前人后两张脸,也学会口是心非,学会冷眼来看世界。

花花绿绿的灯光里,我被不同的男人拥着,一年一年就这么过来了,没少胳膊没少腿,从镜子里和他人的嘴里也能看出来,听出来,自己长得并不比那些有爹妈呵护的女孩差到哪里去,可惜,冷冷的笑里,裹着一颗破碎的心。

碎了的心,不会再指望他人来呵护,于是有人说我太自爱了。我不自爱,谁来爱我?难道还要等那些和我一样口是心非的臭男人来爱我吗?那我脑子肯定是进水了。来这儿的男人,嘴都抹了蜜,说出来的话,能甜死个人。这个说,爱死我了,那个说,我是他的小心肝,可他们没有一个愿意娶我回家的,这也叫爱?狗臭屁!姑奶奶才不信呢。忘记那句话了吗?宁信世界有鬼,也别信男人的那张破嘴。男人,没有一个好东西!就连农村出来打工的,兜里揣着几个辛苦换来的钱,时间长了,老婆的远水解不了他们的近渴,于是也偷偷摸摸地来了。他们宁可前脚刚跨出我们这个门就心痛,心痛千辛万苦挣来的钱就这么付了桃花流水,也知悔而不改。你说,男人是不是无药可救了?

前些年,还想着祖母活着时经常唠叨的话,庄稼人憨厚,老实,靠得住。揣着这句话,我真想把眼一闭,将自己就这么随便扔回农村里,扔进一个能把我当宝的农村男子的怀里。可这几年,我看透了,天下乌鸦一般黑,不要去相信谁能把你永远当成宝。只要他兜里有了钱,只要他离了你的视线,只要年轻漂亮的MM假装不经意地一撞他,就会把他的魂给撞飞,然后怀揣着这个天外来客,云里雾里,飘飘然。哈哈,笑死人了,不知是他耍了女孩,还是女孩耍了他。

我倒是遇见过一个规规矩矩的男孩,也很喜欢他,喜欢他能一直做我的弟弟,可惜,这个不图任何回报、没有半点男女私情的奢望,都被男孩的母亲生生给掐断了。这让我真正地明白了,像我们这样的人,连亲情也不配有。

那年我二十五岁,男孩是曾经睡过我的一个中年男子带来的。那天中年男子把我拉到一边,邀功一样,说给我弄来个处男。我一双秋波扫向他,笑着骂道:“坏了良心的东西,把你儿子也弄上阵来了,不怕我不小心生下孩子喊错了辈分?”其实我知道,这绝对不是他的儿子,俗话说,虎毒不食子。果不然,他小声说:“你傻扯什么,我儿子会到这儿来?”听到这儿我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说:“老子英雄儿好汉,你能来,你儿子为什么就不能踏着你的足迹来呢?”这样的人最可恨,千方百计将别人家的儿子往水里推,却怕自己的儿子湿了鞋,真是不得好死。

“你到底接不接?不接算了!”还想威胁我?我是吓大的吗?侧头看看男孩,茫然地竖在那里,一脸的纯真,看样子还是个学生,我的心不由地软了一下。年纪轻轻,怎么就遇见了这么个不是人东西的?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,过了这个村,还有那个店,相信此人能把他带到这里,相信有人就能把他变了质。我点了头,领着男孩进了308。男孩很拘谨,一句话也不说,我头朝点歌处示意,说:“喜欢什么歌,自己点。”男孩很听话地走了过去。

“姐,我不会。”男孩终于怯怯地出了一声。

来到这儿,第一次听到有人叫我姐,阴冷了许久的天,总见了一缕阳光。要是我有这么个弟弟,也算我在这个世界还有份亲情。

“看,你可以点歌星,喜欢听谁的,就点谁。也可以点歌名,拼音输入法就行。比喻我要唱宋祖英的《辣妹子》,点宋祖英也行,点LMZ三个字母也可。会了吗?”因为喜欢,所以我耐心地教着他。

“会了。”男孩笑了。

男孩点了一首成龙的《油菜花》。没想到男孩生有一副好嗓子,而且唱起歌来的他,是那么投入,跟之前判若两人,就像一个歌星站在了舞台。

我用暖暖的眼神看着他,好可爱的小伙子。他一曲唱罢,我点了“鼓掌”,他学着歌星的样子,对着话筒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“小弟,喜欢唱歌吗?”一连几首下来,我想时间也差不多了,就拍着沙发让他坐下来。他很听话,但和我保持着一定距离。

“喜欢。”

“读高几了?”

“高二。”

“哦。”我打量着他,“领你来的那个人是谁?你爸爸妈妈知道吗?”男孩抬眼看看我,有几秒钟,可能在判断我人的好坏,在思考是否应该如实回答我的问题。还好,他开口了:“他是我的程叔,是爸爸单位的,和爸爸交情一直不错。”他低头摆弄着手里的话筒,简单地做着解答。

“爸爸妈妈平日管你挺严吧?”看男孩的拘谨,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。果不然,男孩点点头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那他们怎么会让你到这种地方来呢?”男孩的脸一红,说原来初中时的几个同学今天约他一起去唱歌,妈妈不依,说小城的练歌房多数都不纯,怕孩子学坏。正好程叔就来了,他一听孩子要去唱歌,就对男孩的妈妈说:“嫂子,孩子既然喜欢唱歌,就让他出去吼吼吧,也放松一下。如果你放心,孩子就交给我吧。”

听着男孩的话,我心想,现今社会,哪里还有好人哦?面子上亲到一家了,可背地里恨不能捅死你。也许之间并不需要什么深仇大恨,人家的日子过得比自己好些,就会心存不快,明里阿谀奉承,地下咬牙切齿。这不,大人身上无从下手,就祸害到无辜的孩子了。真是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“小弟,以后喜欢唱了,就来找姐。别跟着这个人到处转悠。”不知为什么,我对男孩的感觉,有点疼疼的。本想告诉他,以后别来这种地方了,要唱,就到干净的地方去唱,小城虽小,可练歌房条条街都有。但转念一想,万一他误入了像我们逍遥宫这样的地方呢?那世上又多了一条淫棍不说,毁了一个孩子。面对单纯和无辜,我发现自己的心原来还没有完全冰封,我为自己仅存的一点人性而感到自豪。

那个男人后来问我,问我对男孩照顾得怎么样?看他一脸的色相,我恨不能朝他下跨狠狠踢一脚,将他的罗曼史就此打住,可我不敢,人欺负我们时,没人管,可当我解决了他,法律就会站出来,我不想住到那暗无天日的牢房,虽说在这儿活得并不阳光,可总还有自由。我说很好,你放心,他以后不用你领了,他想来,自然会来。男人诡秘地一笑,说:“就知道你的本事。上了你的床,就下不来。”我嘴角一翘,道:“那你呢?今天想上吗?”看着他鼓鼓的黑色腰包,我榨干他血的心都有。废不了他的人,就狠狠榨他的血。

“这次算是赏我的?”真是恬不知耻,做了那么缺德的事,还有脸要赏?我心里狠狠地骂道。

“赏你个头!”说着我转身回了屋。

男孩后来真的来找我了,我为他安排了一间中房,帮他要了果盘。凭着他口里的“姐姐”,我为他付了房费。

那天傍晚,男孩的妈妈气喘吁吁地找来了,进门称呼也没有,张口就问:“这儿有姓刘的叫刘中华的男孩来过没有?”。当时我正在吧台,说有。

男孩被我叫了出来,看到他的母亲,脸立刻拉长了,头也不抬,眼也不睁,直直地朝电梯口走去。男孩的妈妈上前欲拉儿子的胳膊,被儿子看似无意地一甩,脸瞬间就有些红了,不过还是屁颠屁颠地跟在了儿子的屁股后边。走了几步,男孩想起了什么,回头勉强一笑,说:“姐,谢谢!”

这一声“姐”,这一声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有任何遮盖的“姐”,让我再次感受到了春天的到来,它把我们的距离硬生生地就这么拉近了,它让我瞬间再一次感觉到了亲情的温暖。可我没想到,这一声“姐”,竟然悄无声息地碰翻了他妈妈的醋坛子。她回头上下打量着我,像打量一只怪物,一脸的鄙视,足足有一分钟。我依着柜台,一边磕着瓜子,一边迎着她的目光,笑盈盈的,就这么默默地静候着她的话出口。我不想因她丢了这份纯而难得的亲情。

“小文,你这个孩子要气死妈妈!好处不学,偏偏往这样的人堆里钻。真是有其父比有其子!”男孩已经在电梯口站住,女人说完,朝我们干净的地面唾了一口,扭头也赶了过去。那天我真想一步上前揪住她问问,我们这堆人怎么啦?我们一没抢,二没偷,都是别人自愿找上门来花钱求我们服务的。没有他们来做根本,不会有现在的我们。可我还是没有半点举动,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何必计较他人的眼神呢?其实曾经几次想退出这个行业,可即使退出,人们对我们的概念也不会因此而改变。秀丽就是个例子,出了门,净了身,嫁了人,可婆媳一有了矛盾,她的过往就会被婆婆毫不客气地揪出来晾晒一下。老古语说,做一天妓,也是婊子,我们配唱的,即使不破身,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。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?问题是我们想换,人们肯接受我们吗?细想,算了,花花绿绿的世界,看开了,一切都无所谓。

我努力地表现出一副好女不跟泼妇斗的样子,狠狠地咬开一个瓜子,目视着她的背影,等着她回头,我断定她一定还要回头。果不然,她往电梯里踏的瞬间,真的回头了。姐妹们戏称我是一枝能杀人的玫瑰,那我就杀死她,用我不声不响的目光,软软地杀死她!片甲不留!她活该!我为她保全了儿子,她不懂得感恩,反而来指桑骂槐,早知如此,就应该把她儿子培养成她口里的“其父”。

后来,小弟再也没来,我梦想中的亲情就此画上了句号。

都说混迹在我们这个行业的女子无心无肺,可我们的心肺拿出来,谁又会把它当真?谁又会来惜它一下?你来我往的交易中,爱情已被我们看破,可没想到,亲情也不是我们这类人能够拥有的。在眼巴巴的奢望中,一次次的失望,一次次的受伤,还不如把它关了门,虽不见了光明,总比拿出来让别人伤害要好得多。

刺猬治癫痫病病
黑龙江的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
癫痫病治疗方法哪家好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