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眉山汽车 >> 正文

『指间★小说』日食

日期:2022-4-1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清早六点半,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,心里那种难以言说的兴奋,催使他早早起床,同往常一样,他打开窗户伸出脑袋来就向街对面望望,再向远处大桥上打望,一切老样子,汽车如流水穿行而过,并在他家楼下发出隆隆的噪音,一大早,买菜的小贩们各自忙碌地在自己摊位前转来转去,卖西瓜的大娘也摆好了又大又圆的西瓜,打扫街道的人也早已在自己所管辖的范围内不停地忙活。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开始曾多,其中不乏那些出去晨练的人们。这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的在进行着,他想:昨晚约的人要在今天见面,会不会也像预期的那样赴约?这样想着,就拿着手机开始拨号……

“喂,早上好!今天出来得成吗?”

“哦,大哥,你早,出来得成。”对方答。

“我在哪儿等你?”他问。

“我出来先去白天鹅,在那儿进点货,然后再来见你。”

“你能确定吗?”

“确定。”对方回话。

“我是说今天我们要想在一起看日食,怕你来不及。”

“几点看啊?”“九点一十。”

“应该来得及。”“现在六点四十,我出来最多用二十分钟。”

“好的,到时候我等你电话。”他兴高彩烈地说。

最近,新闻里,各大网络信息,报章杂志都在报道,说在本地就能看见几百年不遇的日全食,据科学推测,这次日全食在整个中国大陆上很多地方都能看见,而且面积覆盖之广泛是两千多年来从没有过的。人们都在盼望着,盼望着这千载难逢的绝好时机,他也在盼望着一个绝好时机,那就是,老婆说要回娘家去,陪母亲看这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,他就顺水推舟似的耸踊老婆回去,理由是很久不见母亲,俩娘母也该叙叙,人老了活一天是一天了,难得这么有意义的日子,陪陪母亲也是应该的。所以在昨天的傍晚他把老婆送上车后,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喊了一声:老婆万岁!其实老婆是要他陪她一起回娘家的,但他却推说单位里还有事,所以老婆只好悻悻地一人去了。

人的情感有时就是很怪,按理说他平日里与老婆的感情不错的,虽然不是那种如胶似漆,缠绵悱恻的恩爱,但在一般正常的夫妻生活中,他们还算是很正常不过的一对。如今俩人的儿子也已长大成人,去北方读大学了,家中就只留下两个大人,平凡夫妻百事衰啊!但作为男人的他,总是觉得这平凡的日子总是缺少了什么,有时候就简直要爆炸一般。他是个不甘平凡的人,平日里在单位除了应酬,以及业务所需打打牌而外,更让他兴致勃勃的是,他有一腔热血沸腾的理想和报负,一直爱好文学的他,做梦都很多次当了作家,出版了几部长篇大作。也为了这个理想,他的绝大多数休闲时光是在电脑前面度过的。有时写写心里的感想,以及对某些时事的不满,他觉得人生应该是这样的,不能出人头地,也不应该轻言放弃自己的理想和追求,人生没有追求,那样的人生将一片灰暗,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自从他在无意中认识她之后,他也更坚信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。他与她认识快一年了,那次也是他在家觉得无聊,不小心溜进本地文学之窗,看见一首意味深长,很抒情的诗,给他的映像很深刻。他总在想,能写出这样柔美诗篇的主人,一定是个非常温婉可人的女子,何不结识结识呢?想着就立即行动,在那诗的后面留下自己的QQ,并留言:很欣赏你唯美的诗篇,我们能不能有幸成为朋友?在过不久,就有人请求加他,并说他曾给她留过言,当时他没明白过来,对方等了很久不见他有动静,从新发过来的好友请求说明里的两句诗,才让他想起她是谁。

他们的第一次见面,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她说今天要来城里一趟,为她家开的那个店进点货,问他要不要与她见一面。他当然求之不得,也就是那次见面,她给他留下很深的映像。原本他以为做生意的人都是那种精打细算,对金钱斤斤计较的,哪里知道,她那落落大方的风度还真的震住了他。

那是一个怎样的女人?那是一个怎样的女性啊!偏瘦的身材,中等个头,一身短袖套装,穿在她身上很是得体;一张典型的瓜子脸,皮肤很好,细皮嫩肉的很好看;一双圆圆的杏仁眼,灵动得很是可爱;言谈举止干净俐落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干练。他想,这就是那位写得如此美妙诗篇的女诗人吗?会真的是她吗?这事直到现在,他想想就觉得很好笑。

原本他们的这次见面是在预期的前些日子,众所周知的原因,各自有自己的小家,再加上她家住在郊外,而且还开了个不小的店面,所以一来二去为了生意,也为了正常的生存,他们不得不忍下那些在人们眼中,看来很浪漫很微妙的约会。其实他只是很欣赏她,他和她以前曾见过几次面,但一般也只是谈谈文学,谈谈各自的生活,谈谈写作之类的话题。

他们的关系改进得有些突然,自从和她加为网友以来,由于工作忙的关系,一直没去过她的空间,那次刚好一个星期天,在家闲得无聊的他,打开电脑,也没多少人向他打招呼,他就无意中进了她的私密空间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啊!她空间竟然存着三百多首很具水平的诗歌,而且是如假包换的原创,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。他也是个文学爱好者,平时就爱写写散文杂文,议论文之类的东东。但自从他看见她的那些诗作以来,敬佩之情由然而生。佩服她的敏感,佩服她那奇妙的隐喻,也更为她的那份无行中的优伤牵动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根心弦。

从此,他的心里好像有事没事的就会想到她,而她呢,每次在网上见面也总是那样开朗活泼,温文尔雅地与他聊着家常里短,那份温馨就像一对多年未见的兄妹。有次他试探性地发了条短信给她:“我们能不能走得更近?”她何等地聪明,装着一无所知:“什么意思?”他说:“比朋友更亲密一点。”她回:“你想当我哥?”他说:“比哥更亲。”她还在打埋伏:“你想做我知己。”他很无奈回:“嗯。”她在那边哈哈笑了:“可以,你本来也成了我的知己。”其实她是清楚他想要说的什么,只是内心总是有个原则,一直就那样坚持着。不久他看见了她的新作《不想做情人》,他明白她的意思。就这样,他们一直交往着,比朋友近一点,比情人疏远点。

今个,他在自家楼底的面摊吃了碗炸酱面,就专注地等着她的来电。今天的人们似乎比平时起得都要早,也许是为了看日食吧!到面摊来吃面的人也不少,大家谈论的话题,当然离不开今天的日食,人们谈的兴高采烈,有的说他们以前看见过日食的,说这话的人当然是带点岁数的人。有的人说这日食是千年奇观,是要有幸的人才能看见的。有的人说,以前说看见日食月食的人会倒霉。这些话,当然在现在看来,大多都是胡咧咧。眼看时间还早,抬眼望望天空,只见天阳已经出来了,不过今天的太阳怎么带来了那么多的云彩,天气预报说今天是观看日食的绝好机会,他在心里担心,天气预报会不会出错?今天的天空不像往日里那样蓝,太阳也有些特别,阳光好像比往日里淡了许多,有点发白,一直在云彩里穿梭着,好像一个害羞的大姑娘,怎么都不肯轻易在人前露出它的全貌。他一直就那样焦急地等待着日出,焦急地等着她的电话。

终于在八点钟的光景,天上的云才散得一干二净,天色也越发的暗了,这下就好看日食了,他心里想。正这当口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,一看,原来是老婆打来的,问他是否起床。“哼……哪像你,我早起来了,就等着看日食呢!”他不耐烦的答,一切正常。在八点过十分那样子,手机又响了,是她的电话。“喂,你在哪里?”他说在自家的楼底,一句“你出来吧,我们去天鹅嘴看日食,那里环境比较清静,而且视觉范围很好。”让他听得心花怒放。天鹅嘴是本城后山的一个制高点,从那里可以尽观全城风景,而且那地方比较清静。如果在那里看日出,当然是最好不过,他很佩服她想得周到。

“我在哪里找你?”

“你来白天鹅市场,我在那儿等你。”“好的。”

他急忙赶到白天鹅批发市场,老远的就看见她经常进货的那辆双排座货车。但不见人,等他在车前才刚站定,就听见她喊,“喂,来帮我一下。”他才看见她在一家店门口,她的旁边有很大的一箱货,店老板也正含笑望着他。他和店老板一起把货装上车,她对他说:“我把车开去天鹅嘴下,停在那里,现在日食还早,我们可以爬上去,随便也散散步。”“听你的,这主意不错。”

车至山岩下面,她停好车,与他一同往天鹅嘴爬去,因为时间尚早,他们一路走走停停,说说笑笑,两个本来就对天文没研究的人,也谈得是津津乐道,心中不免有种莫名的兴奋,那就是这几百年的天文奇观,他们都没见过。一路行来的那种温馨和兴奋,她的浅笑,她的温柔,她的自信都让他着迷。就算当年登泰山的秦二世也恐怕未必能及,他心想。

“终于爬上来了”她说,在天鹅嘴上,早晨的空气真是格外的清新,他们不约而同地深呼吸了一口气,四下一看,这里还真清静,是整个城市的制高点,从这里把视线努力地向远方延伸,早上八点多钟的城市正如一台巨大的机器,分秒不停地转动轰鸣,长江像一条蓝色的巨幅彩带环绕整座山城,显得这座依山而建的城市越发的妖娆,江水清亮,江面宽阔,没有多少船只往来,真像一幅美不胜收的图画。天空是越来越暗了,整座城市好像被谁撒下一片灰。

“快看快看,太阳已经黑了一道边。”她抑制不住兴奋得尖叫起来。顺着她的手指望去,真的,太阳已经黑了一道边,山脚下,城里人们也似乎发现了这一奇异变化,整个城里嘘声一片。他和她知道,几百年一见的自然奇观终于来临。平日里太阳那威力无比的光芒,此时很不情愿地收敛了许多。空气中的温度也不像以往那样暑气逼人,山风徐来,这里越发的凉爽。

时间仿佛已经放慢了脚步,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下来,在这山崖上,他们只听见如两面擂鼓的心跳,似乎有千军万马,向前挺进,挺进。那高悬于九天的两个巨大的星球在慢慢地向对方的身影遮挡过去,慢慢的,一点一点地挡过去;他也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靠近再靠近……让他欣慰的是,这次她没有推开他。

渐渐地,太阳越来越暗,它的光芒越来越少,那轮威力无比的火球,先从缺了一道边,到似一轮下玄月,再到一轮半月,再到……哦,太阳已经和一轮弯月没啥两样,哦,还有像一把镰刀,慢慢的那最后的一道耀眼的亮光,变成一颗罕见的贝镭,是世上没有过的最最璀璨夺目的巨型钻戒……终于,太阳已经不见,只有一轮匡了一道亮边的黑灰色星球在天上一动不动,一分钟、两分钟、三分钟……

天上地下都在同时进行着他们各自的行动,序幕在慢慢地拉开,一切都在无声地进行中,他拉住了她柔软无骨的手,她不自觉地靠上了他的肩,一切都没经事先排练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天地为之动容,万物为之沉醉,就连这炎炎夏日里,那热浪逼人的暑气也为此逃之夭夭。

“哦,真是天意。”一个声音好像从遥远的地方飘来,他抱紧了她。她如在梦中呢喃,“嗯。”声音透出说不出的沉醉与温柔,“也许真是天意。”她偎在他的怀里说。

不知何时,在他们脚下的这座城市华灯齐放,人们在不停地尖叫、欢呼,这个白天突然变回了暗夜。真的是白日之梦?他想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们都没注意时间,太阳和月亮就像两个紧紧拥抱的恋人,缓慢地依依不舍地分开……分开,也许是太阳的那片衣裙被月亮牵住不放,一道耀眼的光亮煞时照亮了整个宇宙,也照亮了大地上的一切,也照亮了如梦初醒的他们。一切又像开始的时候,按原路返回。天又亮了,汽车照样轰轰隆隆地穿行在各个大道小巷,一切竟在无声无息地进行中。只有山脚下那些骚动不安的人们,不时发出几声干瘪的尖叫。“一切又回到现实,恢复到常态。”她悠悠地说,继而挣脱了他的怀抱……

外伤引发癫闲多久康复
癫痫病急性发作治疗
怎样治疗睡眠性癫病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