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老庙黄金招聘 >> 正文

【风恋】送礼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杨柳三月份就向市劳动就业局和财政局分别递交了新员工培训申请,可现在都到九月底了,培训申请还没有批下来,这让她不免有点着急,往年可是在六七月份的时候就会接到审批通过的通知了。

都这时候了,杨柳决定不能再被动地干等结果了,于是她拿起手机,拨打起培训就业科刘科长的电话来。

“刘科长,您好!我是杨柳,请问我们公司的培训申请批下来了吗?”

“哦,小杨,是你啊。你们公司的培训申请还没有批下来。”刘科长说道。

“现在都九月底了,怎么还没批下来啊?那其他公司的批下来了吗?”杨柳着急地问道。

“批下来了一批。”

“我们可是三月份就递交了培训申请的啊?怎么会还没批下来呢?”杨柳不解地问道。

“你傻啊,你以为什么都不做,在那里干等着,那培训申请就会自动批下来啊?”刘科长责怪道。

刘科长这人五十来岁,为人挺和气的,也很热心,杨柳和他打过几次交道,算是熟人了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今年才接手人资部的工作,有些潜规则我也不懂。刘科长,请问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培训申请尽快批下来呢?”听刘科长的语气,杨柳隐隐猜到了什么,但不敢确定,于是问道。

“傻丫头,念你是新手,我就教教你吧,这不快过中秋了吗,你借此送一张购物卡给朱局长,这不就万事大吉了。”刘科长好心教杨柳道。

“我知道了,谢谢刘科长。”杨柳感激地说道。

挂断电话后,杨柳立即把刘科长教她去送礼的事向她的主管领导李总进行了汇报,并把打算买二张购物卡,朱局长是直接审批人,送一张5000元的,刘科长只是一个办事的,就送一张500元的想法也和李总汇报了一下,李总爽快地点头答应了。

下班后,杨柳去超市买了二张购物卡,并要他们用红包包好。

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,杨柳睡醒后睁开眼睛,想起今天要去送礼,不觉有点郁闷。

杨柳这辈子最不喜欢做的事就是陪着笑脸求人帮忙了。实际上她有不少的人脉关系网,本市财政局、民政局、公安局、重点中学等,她都有同学在那里做官,但她从没有因为自己或家人任何事而去找过他们帮忙。她宁可自己生活苦点累点,也不想去利用这种关系网来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,她痛恨这种官场的不正之风,可今天为了让公司的新员工培训申请能尽快批下来,她却不得不违心地要去做以前她所不齿的事。

上午太阳还在头顶,把它那万丈光芒洒在花枝上,使那些红的、白的、黄的花儿争齐斗艳地竞相开放,下午就变天了,太阳好象是遇到了什么强敌似的急急忙忙地躲到云层后面去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白的天空。

杨柳准备下午四点钟去送礼,随着这个时间的一点点临近,杨柳的心里也变得越来越焦躁不安。三点过后,她不时地看着电脑显示屏上的时间,仿佛那时间每过去一分钟,她的心就被人用僵绳勒紧了一点点,随着时间越来越临近,她也感到越来越紧张,越来越喘不过气来。

三点四十分,准备要起身离开了,杨柳这才深呼了一口气,拿起手机拨打起朱局长的电话来。

“朱局长,您好,我是**公司人资部的负责人杨柳,请问您现在办公室吗?”电话接通后,杨柳小心地问道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朱局长语气生硬地问道。

“朱局长,快过节了,我们公司领导给您准备了一点购物卡,想让我送过去,聊表一点心意,请问您现在方便吗?”杨柳鼓起勇气又问道。

“哦,方便,方便。”朱局长连连应道。

听到朱局长这样说,杨柳的心里放松了一些。她从包里拿出那二张用红包包好,从表面上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卡,把那张5000元的卡放在了挎包里面靠背面的这一边,把那张500元的卡放在了挎包里面靠正面的那一边,中间有钱包和名信片夹子等随身用品在里面,检查确实无误后,杨柳这才挽着挎包出了办公室的门。

走在国道上,由于心不在焉,在过红绿灯时她也没注意,就这样径直往前骑,直到看到前面有一辆大卡车通过,她这才惊慌地紧急刹车,电动车一打滑,她连人带车摔到了地上,另一辆车的司机从她身边开过时,伸出头来恶狠狠地骂了她一句:“想找死啊!”

杨柳只觉得左脚的膝盖火辣辣地疼痛,她低头一看,左膝盖擦破了,有丝丝的血渗出来。于是她强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,再把车子扶起来,一拐一拐地走到旁边。

杨柳停好车子后,再从包里翻出手帕纸,擦去了左膝盖处的灰尘和血渍,接着又想从包里找出创口贴来贴在受伤的左膝盖处,可是找来找去也没找到,这可急坏了杨柳。

“怎么没有呢,我明明记得包里有的?”杨柳又急又气地说着,把包里的东西翻来覆去地找了个遍,这才从最里面的夹层里找到了几张创可贴,她撕开二张,把它贴在了左膝盖处。

到达劳动就业局的时候,已是四点过四分,杨柳先坐电梯来到三楼,准备去右边第二个办公室找朱局长,当她走到朱局长隔壁办公室门口时,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拦住了她:“请问你找谁?”

“哦,你好!我是**公司的,我和朱局长约好了,找他有点事。”

杨柳有点心慌地说道。

“哦,朱局长现在会客,你等会进去吧。”那女人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听到这样说,杨柳只好退回来,站在电梯口不远的地方等着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杨柳站在那里焦急地来回走着,直到二十来分钟后,当她从洗手间出来时,这才看到有二个男人从朱局长的办公室出来,杨柳于是急急忙忙走过来,来到了朱局长的办公室门口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礼貌性地敲了敲朱局长办公室的门。

“请进。”听到敲门声,朱局长抬起头来说道。

“朱局长,您好!我是**公司人资部负责人杨柳。”杨柳脸上堆起笑脸,边说边走了进去。

“哦,你好!来,请坐。”说着,朱局长站起来,指着他办公室的沙发对她说道。

“我们李总本来这两天要来拜访您的,可临时有事出差去了。朱局长,您最近忙吧?”

“还好,还好。”

“朱局长好久没去我们公司了,我们李总挺惦记您的,哪天有空您到我们公司去指导一下工作吧。”杨柳微笑着说着客套话。

“呵呵,谈不上指导,我知道你们李总忙,也不敢多去打扰。”

“说打扰,朱局长您就太见外了。……朱局长,有一件事想请问您一下?”杨柳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请说。”

“我们公司的培训申请什么时候能批下来?”

“哦,培训申请啊,快了,快了!”朱局长笑道。

“朱局长,不好意思,打断您一下。”正说着,隔壁那三十多岁的女人站门口敲着门说道。

“小王,什么事?”朱局长看着门口那女人,问道。

“朱局长,开会时间到了,请您准备一下。”那女人说道。

“好,谢谢。我马上就去。”朱局长冲那女人点了点头,然后又对杨柳说道,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个会议要开。”

看到朱局长站起来,马上要离开的意思,杨柳慌忙从挎包里面靠背面的那一边,拿出那张事先准备给朱局长的购物卡,塞到朱局长的手里说道:“朱局长,这是我们领导的一点心意,请您笑讷。”

“呵呵,你们领导太客气了,替我谢谢你们领导。”朱局长把购物卡放进口袋里,笑呵呵说道。

“会的,那朱局长您忙,我们公司培训申请的事就请您多费心了。”

“好说,好说。”朱局长忙不迭地点头应允。

从朱局长办公室出来后,杨柳这才如负释重地长舒了一口气,仿佛那培训申请马上就会批下来,而那四万多元钱的培训费用也会立即到帐似的。

下到一楼后,她又来到刘科长的办公室,正好此时只有他一个人在,于是和他打声招呼后,杨柳从挎包里面靠正面的那一边拿出那张购物卡塞到了他的手里,刘科长爽快地接住了。

“礼都送出去了,培训申请应该很快就会批下来了吧!”从劳动就业局出来后,杨柳在心里这样想道。

可是半个月过去了,杨柳还没接到培训申请批下来的消息,于是她打电话给朱局长,问培训申请的事。

“你谁啊?”电话接通后,对方气呼呼地问道,仿佛刚才他正和谁吵过架似的。

杨柳一愣,难道电话打错了,不是朱局长,可再一看手机上显示的名字,是“就业局朱局长”啊!

“朱局长,您不记得了,我是**公司人资部的杨柳啊,那天还去您的办公室拜访过您呢。”杨柳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,但她还是强装作镇静地问道。

“不好意思,我现正在出差。”说着,朱局长没等杨柳再说什么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“朱局长今天这是怎么了?好象谁得罪了他似的。……谁得罪了他呢?”杨柳努力回想着,“莫非……,莫非那天她把购物卡送错了,把送刘科长的卡送给了朱局长了,把送朱局长的卡送给了刘科长了?”想到这里,杨柳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
老年癫痫的护理措施是什么呢
如何治疗羊癫疯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