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汉中油菜花门票 >> 正文

【流年】被遗忘的时光(同题征文·短篇小说)_7

日期:2022-4-2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故事,每个故事里都有一段感伤,无处可藏,只能任那抹伤感的味道,在深夜里,在一个人的寂寞里,伴随一缕暗香,轻触心扉。于是,指尖游移,对着自己的心倾诉。

这个世界其实很小,小到不相干的两个人总是无端相遇。一如我和安阳;这个世界又很大,大到走遍万水千山,触及每个角落,也找不到心里住着的那个人。一如母亲和我。

记忆里的烙印,即便光阴再怎么不急不缓,带不走它;即便绿叶一季季转红,心口的那抹朱砂,依旧无法拭去。

注定,一念,半生。

今夜,拥着一窗细雨,才猛然发觉,季节,又被春染指。而我,依然在季节之外,那一蓑烟雨并未拂去流年的沧桑。雨滴亲吻着窗外的茉莉花瓣,却不曾濡湿我几近干涸的心田。

夜,再次被思念诱惑,断了窗前细雨,乱了春江花月夜。

春江花月夜,这几个字在我的脑海跳跃,几乎条件反射般,我迅速起身,来到那架白色的钢琴前,缓缓坐下,经典的曲子,在我的指尖下费力地吟唱着岁月的轨迹。我弹得并不顺畅,自母亲走后,五年来,我从不碰这架钢琴,它连同母亲被我尘封在岁月里,不敢轻易碰触,更不敢轻易念及,怕岁月经不起忧伤,怕碎了一地光阴。

怕,又能怎么样?怕能改变她是我母亲的事实吗?怕能改变我弹奏二十年的钢琴人生吗?

眼泪滴在琴键上,闭上眼睛,我的手指依然游走。

春江花月夜,“春江”这江当然是春天的江了;“花月夜”,这夜,当然是花香明月夜了。春天的江澎湃深情,华江月的夜浪漫而合时宜。我一直喜欢这首诗,先念诗后学曲,经常用钢琴来演奏。一直以为后人是根据张若虚仅存的这首“孤篇盖全唐”的杰作,创造了这首曲子。曲与诗简直是天作之合,也被世人珍爱到今天。

只是后来才知道,先有的乐曲,后有的诗句。曲子原名《夕阳萧鼓》,后人感觉诗的意境和曲子的意境是那样的相似,所以更名为《春江花月夜》。于是心里更加觉得此曲的珍贵,意境已到巅峰,甚至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

曾经,我和母亲一起弹奏这首《春江花月夜》,那时的我,每天都洋溢在幸福里,每一个夜晚都是春江花月夜。我一度觉得,生活永远会是春江花月夜,只是幸福的步骤太短,而我,竟然不可以赖着不走。

只是后来才知道,我的一念之差,放逐了春江花月夜的人生。十年,早已是物是人非。可如果时光流回到十年前,我难道不会“一念之差”吗?

一念之差,我失去了母亲;一念之差,我遇见了安阳;这其实本是毫不相关的离别与遇见,但冥冥中却是造化使然,有着因果必然。我可以不承认,但不可以不面对。

我的手指加快了速度和力度,音乐在宣泄着我的情绪,春江花月夜,已然没有了诗意的味道,它被我弹奏得一塌糊涂,和着我的眼泪,在这个寂寞的夜晚,在真实与幻境里错综复杂地纠缠。

一首经典曲子,被你演奏成这个样子,也真难为你了。

身后传来安阳的声音。我并没回头。安阳于我来说是熟悉的陌生人,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过是房东与房客的关系,没错,我只当他是房客。

是的,我有一所大房子,大房子里只有一个我,我很孤单,孤单到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。所以,我把房子租出了一半。安阳便是我的租客。房租的收入,我用来旅游。身体与心灵总要有一个在路上,而我,宁愿都在路上。这些年,我去过很多地方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刻意走过天涯海角。更多时候,我拒绝承认,我不想说我是在寻找母亲,寻找过早流失的爱。我只说,我喜欢旅行,喜欢亲近自然。可我除了能骗得了自己,还能骗得了谁?

音乐停止时,我感觉到手指很疼,这样的痛感却让我异常兴奋,有感觉总比麻木让人心理更容易接受。

很喜欢这首曲子吗?安阳递给我一杯咖啡。三年了,安阳已经做了我三年房客,我们的交谈却很少,甚至就连遇见也很少,尽管我们同住一所房子。只是到晚上,我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这个房子,很多时候,我会搞不清,安阳与我,我们到底谁才是房客?房间他打扫的时候要比我多,水电费都是他交,尽管后来我会把钱给他,但他从不接受。我常常想,其实,他一定有一个自己的家,他是那么喜欢整洁,甚至喜欢花草。三年来,各个卧室的阳台,客厅,被他摆上了各种各样的花草。房间越来越多的绿色,越来越多的生机,只是,我还是无法感觉到春天的存在。我的季节里,固执得只有冬天,一抹纯白遮掩了所有的色彩。安阳为什么一直留在我这里呢?他的工作不错,收入不菲,完全有能力拥有一个自己的家,栖息在人家屋檐下,面对我这样一个冷冰冰的房东,不觉得压抑吗?三年来,我有想过,但更多时候我懒得去想,反正他给我房租,我给他房间居住,我们互不相欠,互惠互利,关于其它,我实在不愿意多虑,住够了自然会走的。

安阳,你看到我弹钢琴一点都没有惊诧吗?我已经五年没有碰触琴键了。饮着咖啡,我突然有了说话的欲望。

你觉得我该惊诧吗?你很多获奖证书我都看过。安阳用深邃的眼光看着我。我才发觉,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子。似笑非笑的眼神,皓月似的容颜,完全可以用气宇轩昂来形容。

你怎么会偷看我的获奖证书呢?我的语气并不怎么友好。

拜托,飞雪同学,我不是偷看。整理你的房间,无意中看见的。你还记得,有一天你喝多了回来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噼里啪啦摔东西吗?安阳看着我说。

我怎么会不记得呢?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喝酒。那天是我的生日,我一个人度过。我很难过,喝了半瓶红酒,我二十四岁的生日在醉生梦死里度过。

我使劲敲你的门,你就是不开,你在哭,哭得很大声。我后来没办法,踢开了门,而你,双手抱着肩,蜷缩着坐在地板上,东西已经被你扔得满地都是。安阳接着说。也许那晚我的样子太恐怖了吧,安阳至今回忆起来也觉得难以置信,要不然他的眉毛怎么挑的那么高?

我不好意思地说,让你见笑了,其实,那是我第一次喝酒,没想到第一次就醉了。

我知道,那也是你最后一次醉酒,我也相信,那次之后,你再没有喝过酒。安阳笃信地说。

那一刻,我的心突然莫名地软了一下,这是许久不曾有过的感觉。我像个刺猬,只不过,真正的刺猬,它的刺长在表皮,刺痛的是靠近者;而我的刺,长在心里,刺痛的是自己。

我喜欢这首曲子。为了怕自己的刺变得柔软,我急忙转化话题。

春,江,花,月,夜,安阳一字一字地念出。飞雪,你觉得如何断句?安阳看着我,嘴角的弧度很好看。

当然是“春江”和“花月夜”,我很快地说出。我是学中文的,对于古诗词一向青睐。

我却觉得应该断为“春、江、花、月、夜”。这是五个独立存在的名词,它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并列关系,而非主从的修饰关系,它们各自独立,有着各自的美。安阳的眼神突然如春江花月夜般宁静、柔和。

你觉得,春天、江水、花朵、月亮、夜晚,应该都是独立的风景,或者说互为风景:春天欣赏江水,江水欣赏花朵,花朵欣赏月亮,夜晚欣赏春天……它们彼此成景,相互成趣,成就了一幅美妙的情境,安阳,我的理解对吗?安阳别具一格的断句方式,激起了我的兴趣。

对啊,飞雪不愧为中文系才女,你的领悟力和文学造诣果然超群。春天,江水,花朵,月亮,夜晚,相互欣赏,但不会因为谁放弃了生机,不会因为谁停止了奔流,也不会因为谁忘记了绽放,更不会因为谁紊乱了圆缺。你说呢,飞雪?

安阳的眼神直视着我,我的目光突然就觉得无处可藏,仿佛被人窥探了内心,一时之间,我有些不知所措。他的话表面说风景,但实际上像是在说我。很多年以来,我的灵魂早已离开了我的身体,我忘了了春天,忘记了花开,也看不到月圆月缺,似乎这些于我毫无关系。我的人生只有工作,旅游。我不想思想,不愿思想,我怕累,我更怕沾染回忆,否则,那些痛苦的记忆会把我吞噬。

你自身的美好,只与你本真有关,与修饰无关,与自身以外的世界更无关。安阳还在侃侃而说。

我突然有点恼怒,恼怒这个夜晚的春江花月夜。不早了,各自休息吧。我的声音有些凉,与这春天的夜晚有些不搭。我转身向卧室走去,根本没看安阳一眼。

如果你是一条江,你会不舍昼夜奔流赴海,与我无关;如果你沉醉于夜,就该安详夜的静谧,仍旧与我无关。我说在心里,同时感觉到有根刺竖起,刺痛了自己。

十年前,我十六岁,如花的年纪,快乐得像个天使,我的世界只有幸福。爸爸是一家知名企业的副总,妈妈是音乐学院的钢琴老师,她虽然还不过四十岁,已是教授级别。爸爸儒雅,妈妈美丽,他们站在一起是那样般配。十六岁之前,我一直笃信我的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相爱的眷侣,他们不会生气,更不会吵架,用相敬如宾、举案齐眉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他们有无及而无过之。

我最幸福的时光,就是左手拉着爸爸,右手拉着妈妈,走在洒满夕阳的林荫路上。偶尔,还要抬起头往右面看看妈妈,再往左边看看爸爸,他们的笑颜是我最深的眷恋。这样的画面我称之为“爱的画面”。我承认我是一个特别依恋父母的孩子,并为这样的依恋而骄傲。

只是,十六岁之后,我则被时光遗忘,连同爱的画面一起被遗忘在时光里。十六岁之后,我左手牵着爸爸,右手却无处可放,一次次在落日的余晖里拼命想要抓住什么,也只是徒劳。

十六年前的那个夜晚和普通的夜晚没有什么两样,还有几天我就要读高中了,很是兴奋。尽管重点高中离我家要转两次公交车,但我依然拒绝了住宿。我不想离开爸爸妈妈,我仍旧是个恋家的孩子。

妈妈,下周一我就要开始军训了,我会不会被晒黑?彼时妈妈正在弹琴,以至于我走到她身边她都没有发觉。所以我大声说话,想要引起她的注意。

妈妈在弹着一首《送别》的曲子,这是一首悲凉的曲子。悲凉于我来说实在是遥不可及,我的字典里只有温暖和幸福。所以十六岁的我根本无法体会诗人千金散尽家道中落,与友人洒泪道别的零落心酸。可妈妈为什么会弹起这首悲伤的曲子?

我女儿变黑了也会是美女,况且那样会显着健康。妈妈一边弹琴,一边对我说。

我搂着妈妈的肩膀,跟随着她的琴声哼唱: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越唱越觉得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充斥在内心,突然觉得很不安。

妈妈,我们合作一曲《春江花月夜》吧。我坐在妈妈身边,十分乖巧地对妈妈说。

好,乖女儿。妈妈答应了。挨近了,我看到她的一滴泪滴落琴键,而我却没问为什么。那个夜晚我和妈妈一起弹奏了《春江花月夜》,没想到,那一幕居然是永别。多年之后,我终于明白,妈妈那夜弹奏《送别》,她是真的在与我们告别,告别她的爱人、女儿,她那般悲伤,却又是那般决绝。

那一夜,妈妈走了,确切地说是出走了,去了我永远都不知道的地方。

妞妞,你爱妈妈吗?我们合作完那曲《春江花月夜》,妈妈把我拥进怀里,唤着我的小名。

妈妈的怀抱很温馨,有着米兰花香的味道。她偏爱这种味道,也许是因为妈妈养了许多米兰花的缘故,她的身上总是弥漫着这种味道。

妞妞当然爱妈妈,也爱爸爸。我依偎在她怀里,深深嗅着妈妈身上的味道。

妞妞,妈妈要去远行,要去很久很久,去很远很远的地方。妞妞,你要相信,妈妈很爱你,妈妈不在的日子,你可以一直快乐吗?妈妈扳直我的身子,我的眼睛对着她的眼睛。

爸爸也要陪你去吗?我没想过妈妈的话有什么深意,以为那只是一次普通的旅行。

不,妞妞,爸爸不陪妈妈。妞妞会不会代替妈妈照顾爸爸?妈妈的眼珠黑亮,她还是那么年轻美丽,岁月在她身上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。

妞妞当然会照顾爸爸,谁让我也好爱好爱爸爸呢。我继续依偎在妈妈怀里。妈妈,明天爸爸就要从昆明出差回来了,你要等到爸爸回来再开始旅行好吗?

妞妞,妈妈不能等爸爸回来了。你已经答应妈妈要快乐生活,也答应了妈妈好好照顾爸爸。妞妞,记住,妈妈爱你。

那个夜晚,我跟妈妈睡在一个床上,妈妈一直抱着我,就像小时候一样。起初,我不肯闭上眼睛,我怕我睡着了妈妈会变成天使挥动着翅膀飞走。可后来困极了,我还是睡着了。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,床上只剩下我自己。我高声呼唤着:妈妈,妈妈。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我的回声回应我。

妈妈走了!待我找遍每个屋,不得不承认妈妈真的走了。昨夜妈妈确实在跟我告别。

我换掉睡衣,心急火燎地向火车站奔去。我像一头迷失的小鹿,四处乱撞,我在找我的妈妈。满脸的汗水泪水让我狼狈不堪,可我依旧在四处搜寻我的妈妈。直到爸爸拦下失魂落魄的我,我才停了下来。

爸爸,你回来了?对不起,我弄丢了妈妈。说完这句话我晕倒在爸爸怀里。

醒来时,我在自己的家里。爸爸守在我的床边,我看到爸爸转瞬间就老了,他的眼里满是血丝,他的眼神焦急而绝望。

癫痫的心理治疗方法有哪些
癫痫病如何治疗才比较好
癫痫医院那个较好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