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黄菡的微博 >> 正文

【风恋】诱惑(情感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周围接到姐姐电话的时候,天己经傍黑。姐姐告诉他,母亲在徐州四院,心血管科住院部,让他回来商量手术的事。

周围,不敢耽搁,简单地交待一下公司的事。定了最早的航班赶回了老家。

有时连周围自己都想不透,放着优越的生话不去经营,却和几个朋友在这北方小城开一个名不见转的文化传媒公司。

说到底就是自己的自尊心在作怪。老婆是首府几个大商场的董事长,有着几千万的资产,从不把他的公司当回事,经常对他说“你那破公司还不早早关掉,回到我这儿帮忙”周围总是一笑了之。

周围知道,一开始和老婆接触 ,她就有一种超强的优越感。当时周围只是一个杂志社的小编辑。而老婆的家庭背景让周围至今都想不透她是如何看上他的。

两地分居,都好多年了,他们都各自守着自己的性格,更多的时候都是周围去老婆那儿团聚。

到四院的时候,天己近第二天的早晨。母亲住的是VlP病房,陪护她的是儿子周小旭。母亲比以前瘦了很多,但那种懒散的优雅气质却更让人产生一种浅痛。

她攥着周围的手,眼里流露着一种担忧,“傻儿子,回来吧!你们一家在一起多好!帮帮胡兰。”

周围微笑着点点头,老太太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他们一家人在一起生话。说实话,老婆胡兰对这个家确实不错。就连儿子的事业也是在胡兰的帮助下走向正轨的。

周围决定陪母亲一段时间,他深怕在像父亲那样落下遗憾!父亲得病急,当时他在西藏采风,最后都未能见父亲最后一面。因此,儿子小旭就对周围就有一丝怨气。

说起儿子,周围有深深的歉意,这也是他这一生做得最荒唐的一件事。

当时他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,由于在几家有名的刊物上发表了一些作品,被市作协吸收,并被推荐某省作家进修学院深造。其间他们就去各地采风积累素材。也就是在那个时段,在贵州大山里那个美丽的苗家山寨认识了蒋小萌。

蒋小萌,一个清纯的苗家小姑娘,轻易地把周围的心给掳去,让他糊里糊涂地就把她带回了老家,并且生下了儿子小旭。

当时周围根本定不下心,一个猛子又去了大新疆,一呆就是三年。蒋小萌忍受不了这种寂寞,不知跟谁跑了,反正他们也没领结婚证。这就苦了周围的父母。周小旭就是在爷爷奶奶的呵护下长大的。所以,他对周围有一种隔阂。特别是爷爷去世时,周围,这唯一的儿子未能守在身边,这让他更是对这个父亲产生了一种情绪。

有时周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,是一种无言的执着?还是那浸入骨髓的冥冥追求?也许什么都不是,只是不想失去自己的初心。

金钱利益的诱惑,他也曾迷惑过。可是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唤那被岁月掩埋的诸多酸痛。十多年的坚持,有时他真想圈半亩花田,修心养性。把一切世俗丢落在时光里,可现实并不可能如愿,只能在这匆忙的世间无奈地经营自己。

按说周围的这个家庭是让许多人羡慕的,事业有成的老婆,乖巧懂事的儿女。可不知为何周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,就有那么一种压抑让他心里有隐隐的不适。

“喂,咱妈确诊了吗?”老婆胡兰来电话问道。“确了,心血管堵塞,需要安支架,医生说,观察几天等条件允许在做手术。”

“要不,把咱妈转北京去做手术?”

“我也和主治医生商量过,他说没必要,这个手术简单,没什么风险,”

“几号手术?”

“还没定呢”

“到时告我一声,我好过去。”

“若抽不开身,就不要来了,几个姐姐都在。”

“你这人就是死脑筋,你不过来,难道也不让我过去”。周围无语。

母亲的手术很顺利,只是在手腕的动脉上切了个小口下的支架。第二天便能下地自由活动。一个礼拜便出院了,儿子把奶奶接到了他的住处。老太太是想给周围一家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,所以对周围说“这段时间我想和大孙子住一块。”周围笑了笑并没强求。

胡兰洗完澡,偎在周围怀里,一头秀发披散在他胸前,周围就闻到了她脖颈散发的兰花香,不像香水味,似乎是体香,周围从前最喜欢闻她身上的这种幽香,曾经让他迷恋了许多年,他有时对那时的日子充满了无限的眷恋。

可是自从她在省城开了两家大型购物中心,身价越来越高,两人离得远了,周围发现,她的性格越来越傲慢,有时让周围都无法容忍。

特别是在夫妻生活上她定的条条筐筐,让周围就越发懒得上省城和她团聚了。日子久了,胡兰就有意见:“我一个人在外打拼,又要照顾孩子,你就不能抽空往这边多跑跑?”周围就说公司的事抽不开身。胡兰不信,说“你那几个人的破公司,有时都赔钱,你忙,忙个头。”周围也不和她计较。这更让胡兰心生疑惑,怀疑他在外面有人了。但她不吱声,“欲擒故纵”,默默地等待机会,她想抓住周围的一个“现场!”让他回心转意。

日子步入了正轨,最近周围在写一篇小说,这也是他构思了很久的。反正他那公司也没什么太多的生意,合作人也能轻松管理,索性静下心来把它写出来。

周围的这个家,是个高档社区。一栋复式小楼,装饰也算考究。可惜这个若大的家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,清静的有些让人心寒。有时思绪乱的时候,无从着笔,他便静静地想一些曾经的往事。时间真快!转眼都四十多了,儿子也有了他的小家庭,女儿也该上初中了。想起女儿,周围一脸的幸福,每次女儿打来电话都是没大没小地逗他,“老周,你在干什么呢?也不知道来看看我们,你也放心把这两位大美女放这么远,你不怕你老婆把你蹬了?”

“有小美女,帮我把持着,我怎么不放心,”

“切,老周!我真佩服你哪里来的自信。”女儿的每次电话都能让周围宽慰很多。

这天,周围的心静不下来。他准备出去散散心,刚想出门手机响了起来:“喂”这声音让周围心里一颤,

“大作家,还记得我吗?”

“你……是韩露?”

“谢谢你还能想起我,我以为你早就把我忘了呢。”

“你不是去奥大利亚了吗?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我回来几个月啦!找到你真不易,最近忙吗?约个时间见见呗。”

周围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,同时也有隐隐的酸痛。说起韩露,让他有种冲动,这是在胡兰那无法感受到的。确切地说韩露是他青春里唯一的纯情恋人。想起她,就想起了那段美好的岁月,萦绕在周围脑际,久久不曾离去。

当时韩露是美校的学生,他们的相遇是在一次自己独自采风的时候认识的。那是一个初冬的下午,周围习惯了一个人外出,那样能静除心中的诸多扰乱心绪。

泰山是他此次出行的第一站。天气有点阴沉,风裹着丝丝凉意抚摸着裸露在外的肌肤,让人感觉特别地舒服。信步进入山林,偶有几片雪花飘下,映印着山峦的迷朦意境,懒散的云层像飘荡在世间的轻柔面纱,从苍穹中软软地挥洒开来。山中的泥土夹杂着清新的气味,枯草披着风丝的衣袂探头探脑,软软的草茎,在灌木丛,在你的脚下,安静地蔓延着不为人知的苍茫,续写着生命的篇章。

临近午后几乎不见游人,周围感觉有点累,顺势坐在一块石头上。

“喂!有人吗?”一个女孩的呼喊声传入周围的耳际。周围随声寻去,只见一个姑娘背着画夹坐在那儿张望着。

“喂!小姑娘,怎么啦?”

“脚崴了,”

“怎么这么不小心,严重不?”

“好疼!”姑娘抬起脸,那一汪水汪汪的大眼睛瞬间让周围的心跳动加速。按说周围也二十七八了,见过的漂亮的女孩也不少。可这个姑娘的眼神和那独有的韵味,让周围心里赞叹,呀!这世间还有这么清澈的眼晴!

一陈风吹过,那姑娘的发丝被风吹乱,她用手轻轻地一搂更显得楚楚可怜。

周围,四周看了看也没有行人,问道“真的走不了?”

“嗯,”她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。“我扶着你可以吧!”

“谢谢帅哥哥,”周围笑了笑说“你别这样叫”,那姑娘也笑了。

周围扶着姑娘的胳膊,轻轻动了动。

“唉呀!不行,疼。”姑娘咬着牙说道。

”要不,我背你吧,”

“那多不好意思。”

“来吧!”周围蹲下背起了那姑娘。身体的接触让周围的整个身心都处在一种无法言表的欢愉里,姑娘倒是挺大方得体。

“你是美院的,”

“嗯,我是来写生的,”

“你也真够胆大的,一个姑娘家,一个人到这山里,也不怕出事。”

“那有什么可怕的,我都是一个人外出写生,一个人的大自然有一种宁静的美。”

“你这丫头倒挺有个性,你家哪里的,到旅店给你父母挂个电话,让他们来接你回家休养几日。”

“我叫韩露,家徐州的,不要告诉他们,这点小意外过两天就好啦!我是在校学生。”姑娘笑着说到。

“你徐州的,我也徐州的,唉呀!真是有缘!”姑娘也笑了笑附和着“有缘!有缘!”

也是在那次奇遇之后,俩人便成了朋友。韩露是个热情开朗的姑娘,搞艺术的都有各自的个性,她不拘小节,总是有意无意地经常找周围。一来二去,如几天不见她,周围心里空空的不是滋味,他知道他喜欢上她了,这是以前没有的感觉。那丫头也黏他,有事没事地总是往他这儿跑,帅哥帅哥地叫他。

若不是她突然消失,周围想他一定会向她坦白的。她的失踪曾让周围那段日子精神恍惚。多日之后她才给周围发了个短信:帅哥哥,我去奥大利亚啦!从此杳无音讯。

这丫头怎又突然冒出来的,让周围措手不及。男人的欲望往往被好奇驱使着,周围决定去见韩露。

韩露,这是一个与胡兰截然不同的女人。胡兰高傲、果敢,把事业凌驾于一切之上,她浑身散发的能量有时能超越男人的界线。但她冷傲执拗,不善风情,很难让男人产生性幻想,就是你和她做爱,她也只会给你提供一种姿势,像尽义务,你让她换换,她就说:就这,爱做不做!韩露呢?似乎与胡兰相反,她有一颗温柔的心,并且能甜甜地把你腻化。她也是一个容易让人着迷的女人,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泊着孩子般的可爱与纯真,嘴角无意识弹出的微笑就像花朵下浸出的露珠,甘甜清爽。有时她散发的温柔气息能轻易渗进你的心灵最深处。虽然她淡化了一种世俗,可她一旦真正喜欢上一个人,又会疯狂地没有半分理智……

周围像是被点燃的蜡烛,燃烧着朦胧的期盼,心间的堤岸象被潮水冲撞着,又无情地被沙滩一层层地剥离。

现在微信真方便!定位系统轻松地找到了韩露的住址。这丫头真会享受,一座幽静的小院,门前有环形的人造水渠,缓缓地流淌着的水,亮闪闪地映着残缺的月牙,四周杨柳依依,风光婀娜,这儿像是被时光遗忘的一样,让周围觉得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“还记得吗?你曾经来过这里,”不错,周围确实来过这里,这儿是韩露从前画画的地方。

“这地方倒静,很少人来吧?”

“嗯,进来吧。你可是进这的第一个男人!”

周围有点迟疑,韩露一把把他拉了进去。

这是一家小院,带有两层小楼,楼前的空地、自制的架子上,摆满了花儿:有些花儿开得正浓,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花香!到了二楼,韩露把向外的窗户一打开,一片荷花就忽地涌满了周围的眼睛,周围不由轻叹:“真美!”

韩露莞尔一笑,“哥哥喜欢可愿一辈子呆在这儿吗?”

“愿意,一辈子也不烦!”周围沉浸在美景中,不假思索地说。

韩露“格格”笑起来,像风吹风铃。“冰箱里有饮料,你自便!我到里间冲会儿凉……”

周围顺势坐在了沙发上,沐着从窗外吹来的凉风,脑子漫无边际地驰骋开来,等年老了,在这儿买个院,写点东西,远离城市的喧嚣,什么公司、人情、统统丢在脑后……。

风透过窗口细细地吹佛着周围的脸颊,淡淡的花香萦绕着一丝甜意,远处的钟声把夏夜敲击出一湾唯美的意境,他倦意地躺在沙发上……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睡梦中他觉得有一只手在抚摸他的脸,痒痒的,又泛着温热的气息,淡淡的女性特有的味道,沁入周围的鼻孔。他下意识一伸手反拧住了这只手,韩露疼地“唉呀”一声“你干吗?”

“你干吗?”周围反问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看你是不是着凉发烧了!”韩露语无伦次。

“你才发烧呢!”周围轻轻地放了她,心里隐隐感觉到点什么,这才拿正眼看她,一看整个人都酥了!韩露穿着粉紫睡裙,裸露的大腿嫩藕雪白;前胸开口较低,那深深的乳沟意乱迷人;此刻她秀发绕颈,香腮微红,一双大眼像两湾秋水荡着浅浅的温柔……

“下雨了。”韩露被周围看得实在不好意思,来了这么一句。

周围回过神来,发现窗外真有雨打水面的声音。

“我该走了。”周围说。

“嗯。”韩露扑闪着孩子般可爱的大眼睛,使劲点了点头。

可当周围一转身,她却从身后一下子抱住了他:“哥哥……别走了……下雨了,天留人也留!”

周围的心一下子跳出了胸膛,那温润如玉的身体和诱人的体香,使他的“荷尔蒙”瞬间涨溢!他迅速转回身把韩露抱离了地面……

柔软若骨,滑腻腻的质感让周围气息加剧。特有的异香诱惑着周围的神经,轻碰那份柔软,像弹奏一曲勾人魂魄的散曲。玲珑剔透的人体曲线像幽幽山谷的雪莲,散发着迷人的光亮!

“你用的是什么香水?味道这么撩人。”

“啥也没用,我打小就这样。”

“……你前世应该是勾魂草。”

“……我专勾你的魂。”

“不信,我得好好研究研究你!”

周围把韩露扔到床上,三下五除二,扒光了她的衣服!当他准备也把自己扒光时,手机响了……是胡兰打过来的,问他正在干啥,周围惊出一身冷汗。

癫痫病手术治疗有危害
成年人癫痫治疗方法有哪些
一岁宝宝抽搐是癫痫吗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