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钢笔画教程视频 >> 正文

【流年·如梦令】给我一个吻(征文·小说)

日期:2022-4-3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我掉入了一条长满水草的水潭,我拼命挣扎想呼喊,却发不出声音。在我即将游到岸边的时候,一只脚被水草缠住了,挣脱不掉,潭水的温度太凉了,我的双手很快就失去了挣扎的力气,潭水即将淹没我……

我在挣扎中醒来,又是同样的梦。

夜凉如水,我却再睡不着了。我抱着毯子站到窗前,拉开窗帘,却愣住了。

有些不同了,窗外不再是灯火,而是一片黑黢黢的树林。我才想起来,我换了一个家,是骆白带我来的这,他说,我必须断绝跟骆川的一切关系。所以骆白找到我的那一天,我搬离了骆川买给我的房子。我拉上窗帘,把毯子扔回到床上,反身走出了卧室,我需要去厨房找点吃的。

没有了屋外的灯火,我有些发慌,我需要东西填充。

填充。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。自从搬到这里后,每次夜里醒来,我都感觉胃里空得发慌,需要吃很多东西,每次吃得肚子圆滚滚的,才能进入睡眠。其实,我一直想,或许我并不是想吃什么,只是想把肚子填满,用这种饱胀感来牵扯我的心。

所以,空的不是我的胃,而是我的心。或许自从骆川离开后,我的心就空了,又或许因为搬离了骆川呆过的屋子,没有了他的气息,让我的心没了着落,所以才会变成这样。我还是很想他。

冰箱里空空如也,骆白把我所有的食物都扔进了垃圾桶。他说,我是个演员,要时刻保持自己的形象。

骆白很看得起我,他告诉我,演员和明星的区别。从他侃侃而谈里,我看得出他有着宏大的抱负。可是,我还是想要做一个明星,在我认为明星是可以做自己的,明星是因为一个人身上自带的特质才成为的公众人物,而演员是需要自我约束、自我负责,是需要职业素养的,演员是经过长时间打磨才成为的公众人物。我不想活得太累,我想做我自己。骆白听到我的言论笑了,他说,我很天真。

当初选骆白做了我的经纪人,是因为他的名字,骆白,骆川,我幻想着他们之间会有所关联,我依靠着“骆”这个姓氏自欺欺人。事实证明,他们两个没有一点关系,骆白还是个男孩,骆川已经是一个男人了。

当我发现我这样评价他们两个时,我意识到,我老了,至少内心充满沧桑。不,或许从我堵在骆川面前请他包养我的那一刻,我就已经老了。当初我能缠上骆川有至少一半的成分是因为骆川工作室的名声,而骆川也是明白我的,不然只给一线女明星拍摄写真的他,不会给我出那一组写真,他为我做了我希望的事,却也永远的离开了我。

往演员方向发展,是公司决定的结果,而我不可抗拒,所以我只好培养出一些良好的品质以引导大众,带给他们真善美的引导。

可是这个世界哪有那么简单,做演员也是需要努力求生存的。

骆川为我拍摄的时尚写真的确让业界注意到了我,然而想要拍戏却是难之又难的,竞争太激烈,潜规则太多,还有我生涩的演技并不能为我赢得什么机会。

骆白说,咱们先从跑龙套开始。

我说,好。不好,我又能有什么选择呢?

与公司签订了15年的合同,我没有能力赔付违约金,所以只能按照公司的安排来。做群众演员,比我之前演过的那个舞女的角色还要没有存在感的群众演员,我跟随着人群摔倒在泥潭里,奔跑在爆炸现场中,演过死尸,演过路人……我在摩肩接踵的人群里缓缓前行,我并不知道我的坚持有没有意义。

骆白跟随着我跑了一个又一个的剧组,我们一同吃盒饭的时候,他常说,公主,我一定会让你当上女主角。

骆白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睛里带着光。

有一天,母亲打来电话说,郁秀,你父亲回来了。这是母亲第一次向我提及父亲,我的心里有些震动,也很挣扎。

我去见了父亲。准确的说,是我偷偷见了父亲。我看见了他的脸,却离开了。他是个导演,蜚声国际的名导演——程昱,我曾经在他的一部刑侦剧里,演过一具尸体,躺在冰冷的台子上,害怕令我无法控制我的眼球,它不停地转动。

我听到了他愤怒地谩骂,你从哪给我找的演员?又是哪个投资商的情妇?这样没有职业道德的演员以后坚决不能用!

周围的一切瞬间安静下来,他怒吼的声音像一把把尖刀刺向我。当初我并不明白,为什么我内心的触动那么大,我是哭着离开剧场的,那是我跑了那么多剧组唯一一次掉泪,骆白都有些不知所措。我对那张脸是有印象的,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,在我看到他的第一眼,我的心就有颤动,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叫嚣,他是我的父亲,他就是我的父亲。我可以不顾一切地扑过去,这样或许我的演艺之路会顺畅许多,但是我不能,是他抛弃了我们,是他让母亲这么多年孤苦无依,是他让我的童年没有父爱……这么多的血和泪,让我无法原谅,我也不能原谅,所以躺在台子上的我无法平静下来,无法进入状态。

我远远地看着那张脸,眼泪已经溢满了眼眶。我转身离开了,我明白母亲让我见父亲的意思,但是我不需要抱他的大腿,我宁愿在泥水里摸爬滚打,我相信我一定能站在耀眼的领奖台上,而颁奖人最好就是他。想到这里,我扬起头向相反的方向走去,微风吹起我的风衣,周围的阳光变得热烈起来。

骆白打来了电话,他说,公主,我为你争取到了女二号,跟席蔓演对手戏。

席蔓,骆川曾经爱过的人。想到要与她搭戏,我竟有些紧张,不过我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的,而且我不会比她差。

剧本拿到手了,是一部小成本投资的电影,剧名《给我一个吻》,我的角色叫林榛言,富家大小姐,直率可爱,因为家族生意破产而性格产生变化,为了留住所爱的人做了很多错事,越走越远,最后因为故意伤害罪入狱。

骆白为我找来了很多有类似人物的碟片,我把自己锁在屋子里,没日没夜的观看,揣摩人物,让自己彻底进入人物,我要抓住这个机会。

这段时间骆白一直配合我,配合我演戏。我第一次发现,原来骆白有那么骄傲的演技,只借助了一杯水即使不说一句话,就足以让一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角色立体起来。

骆白说,你要保留林榛言身上的一种善良,大部分人读这个剧本,都会以因爱生妒、因妒生恨的情感之线塑造这个人物,如果你仔细读过,就会发现,事实并非如此,正确塑造人物的情感线是因爱生恨、因恨生妒。这个剧本是由小说改编而来的,小说原名《裙边》,最初在网络连载,是一部热门小说,作者的初衷是把林榛言作为主角来写的,由于读者对岑泠玉的喜欢,作者才越来越侧重写岑泠玉的。骆白让我在网络上搜搜这部小说,上面有很多对林榛言的解读,有一篇关于两人命格分析的很不错,林榛言身上有木命人的性格,而岑泠玉是水命人的性格。

我发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澜溪,是她早期的作品。

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席蔓会接下这样一部小成本电影。

我在澜溪这部作品里看到了骆川的影子,看到了席蔓的影子,还有澜溪的影子。我能明白,这是他们的故事,虽然家庭背景不同,但是性格是相似的。

岑泠玉从农村到上海打拼,机缘巧合下认识了林榛言,两人非常投缘,善良的林榛言收留了岑泠玉。正是因为林榛言收留了岑泠玉,制造了她和蒋飞舟相遇的机会,蒋飞舟对岑泠玉一见钟情,展开了热烈的追求,这让一直暗恋蒋飞舟的林榛言有苦难言。

这是一个悲剧故事,但却充满着励志,以岑泠玉的蜕变为主线而展开的。三个人的结局,最终各自纷飞,林榛言任性妄为,开车撞向岑泠玉,蒋飞舟推开了岑泠玉,自己却失去了一条腿,林榛言入狱,岑泠玉去了法国进修,蒋飞舟去了英国。

一直都喜欢看澜溪的书,对她的性格或许摸得很透了。她自卑、自怜、自爱,性格里有少许偏激因子,我想林榛言这个人物的塑造也是这样的,在蒋飞舟面前的自卑,在岑泠玉面前的自爱,在一个人时候的自怜,这大概就是林榛言吧,她表面上是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子,实际上骨子里有一种坚韧,这也是为什么林榛言暗恋蒋飞舟一辈子直到去世,这也是为什么林榛言出狱后还能浴火重生成为畅销书女作家。

骆白说,他感觉我塑造的林榛言有了一种特别的光彩,准确的说,是有了自己的味道。骆白还说,我离成为演员不远了。

进组了。

我见到了席蔓,她站在一群人中间,面容瑰丽,有些清冷。我远远地看着她,她偶然抬起头触碰到我的目光,我感觉到了,她的眼睛里有我。她是知道我的,不,她注意到我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这次我的表演非常顺利,心里却有隐隐的不安。有一场戏,岑泠玉挨了林榛言一巴掌,席蔓坚决不用替身,她说让我真打。导演竟也允许了,他说,这样拍出来的效果一定很震撼。

这场戏份发生在林榛言父亲公司倒闭,林榛言的人生正经历人生最低谷,蒋飞舟对她的一切爱怜,让她反感,她讨厌同情,尤其是被一个自己深爱的人同情,而岑泠玉的事业如日中天,作为情敌的岑泠玉来劝到林榛言振作起来。

岑泠玉:林榛言,你就是个loser,彻彻底底的失败者。这样你就倒下了吗?是谁常常说自己是小强,你知道小强有着怎样强大的生命力吗?我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挫折就令你溃不成军,你的坚强去哪了?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怯懦的一个人,我对你真的很失望。

林榛言:岑泠玉,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?你是来炫耀的吗?炫耀你刚刚拿到了最佳新人奖,炫耀你可以得到蒋飞舟哥哥的爱?炫耀你走上了人生巅峰?我告诉你,岑泠玉,你还不够格!

岑泠玉:我从来没有回应过蒋飞舟,我知道你喜欢他,所以我不会去招惹蒋飞舟。我努力远离你们,可是蒋飞舟太执着了,他是个有主意的人,他喜欢一个人是不可能轻易改变的,我……

啪!林榛言的巴掌打上来,岑泠玉,你滚!

岑泠玉(捂着脸):林榛言,从今以后我们两不亏欠!

……

席蔓演得真好,那滴眼泪被她很好的控制在眼眶里,没有留下来,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觉到了自己的黯然失色。

我以为我把林榛言诠释得已经很好了,可席蔓饰演的岑泠玉也更胜一筹,她转身离开那一刹那,就连衣角带起的风都带着演技。

我跟骆白说,在席蔓面前我突然有些自卑。

骆白说,郁秀,席蔓是一个善于归零的人。每演完一个角色,她就会走出来,重新归零,做回她自己,她的这种心态也是经过长时间的打磨雕琢而成的。郁秀,而你是一个天生的演员,只要你克服了心理障碍,你的灵性就会展现在镜头面前,时间久了,你会明白的。

我突然发现骆白就像哆啦A梦,只要你想要,他会不断地从自己的兜里掏出很多宝贝来,他是一个合格的经纪人。

《给我一个吻》上映了,引起了热烈反响,我也去了电影院,把这部电影从头到尾看了下来,我坐在人群里,感受到了大家的眼泪,而我自己亦流下了泪,不知是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那个故事。

高潮部分那一段印刻在我的心里:

发生在机场,岑泠玉要去法国进修,蒋飞舟来送行。

两人依旧保持着距离,彼此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对方,可是他们却无法在一起,不说一句话,岑泠玉在进安检口前的那一刻转身跑到蒋飞舟面前,对他说,给我一个吻。

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亲密接触,蒋飞舟捧着岑泠玉的手有些颤抖,他把唇送上去,岑泠玉放开扶着行李箱的双手搂着蒋飞舟的脖子,与他拥吻,直到蒋飞舟吃疼地放开。

岑泠玉咬了蒋飞舟的嘴唇。岑泠玉没有看蒋飞舟一眼,拉着行李箱走进了安检口,再没回头看一眼。

只有一句对话,所有的痛苦和不舍仅用动作和表情演绎,却让观众理解了岑泠玉对蒋飞舟的爱和不舍,席蔓的确很厉害。

我终于明白席蔓离开骆川的真相,并不是单纯的追求事业,横亘在他们之间的还有一个人,他们永远无法忽视的“林榛言”。

从电影院离开的时候,我看到了一个身影,很像骆川,他拄着拐杖,却身材挺拔,走在人群里依然醒目,我的眼泪掉下来,可是当我追上去,他却不见了。

在电影院门口,我被一个看电影的观众发现,她尖叫着,林榛言!林榛言!

很快我便被人群淹没,我摆上了我的微笑,为他们每一个人签名、合影。最后是骆白把我从人群里救出来,在车上,骆白说,郁秀,你必须要转型了,避免林榛言成为你的标签。

我看着他笑笑,不用他说,我也知道。

我从窗户往外望去,透过影迷我似乎看到了一个身影,骆川。

但我只能离他越来越远。

我拿到了各个颁奖晚会的最佳新人,最佳配角,《给我一个吻》让我捧回了无数奖杯,我红了,一时间风头盖过了席蔓。

骆白说,有一个小聚会,希望我能参加。我本来是拒绝的,只是骆白说,绝不用我喝酒和应酬什么,我便答应了。

当我盛装出席,走到酒席,发现了母亲和程昱,我本能反应是转身离开。骆白追上我,他说,给我一个吻是程昱向那个导演推荐的,我很气愤,但却无奈,我还是走出了酒店。

骆白说,郁秀,你真的觉得娱乐圈那么好闯荡吗?你才跑龙套跑了几年,你知道席蔓跑了几年吗?你又知道席蔓遭受了多少咸猪手才换来她今天的风光吗?我认为你应该感到庆幸,你有一个好父亲。

看着骆白义愤填膺地说着这些话,我突然觉得悲哀。我苦笑着对骆白说,骆白,你是不是从心底看不起我?即使我为了这个角色付出了再多,这是我用多少泪水和汗水换来的,你想过吗?我从3岁开始,母亲就逼着我学演戏,让我哭,在我懵懵懂懂还不知道演戏是什么的时候,我就已经开始了,后来还为此放弃了学业,你知道我挨了多少打,你知道我受了多少罪吗?是,我跑龙套也不过两年,可我为演戏做了将近20年的努力,我想靠自己,这有什么错吗?我愿意在泥水里摸爬滚打,即使最后我混成你的样子,我也心甘情愿。

骆白说,郁秀,我没有看不起你,我看得到你的努力……对不起,是我太急功近利了。

我是偶然间得知骆白的故事的。他曾经是跟程昱齐名的导演周成的徒弟,骆白当初为了成为周成的徒弟,免费为他打了三年工,做道具、替身演员、文替、武替……所有人不能吃的苦,他都坚持下来了,周成终于肯栽培他了,周成却因为吸毒嫖娼被抓了,从此名声一落千丈,骆白也因此成了无业游民,当初看到我找经纪人,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却不想应聘成功了。我明白骆白那种壮志难酬的心绪,所以我理解他。于是我对他说,骆白,从今天起,你不再是我的经纪人了。

程昱跟随母亲追了出来,他听到了我的话,眼里的光一下子黯淡了下来,身材也变得矮小起来,他落寞地转身离开。

我追了上去,我说,你能不能收骆白为徒?

程昱停了一下,点点头离开了。

骆白走上来对我说,郁秀,谢谢你!

我冲他笑笑,还不快追上去。

骆白追上去跟着程昱离开了。

我一转身看到了母亲站在我身后,她眼里满含泪光。

癫痫发病的症状
小儿癜痫的表现有哪些
成年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