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的什么意思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殇逝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【一】

正是人间四月天,外面春意盎然,百花盛开。与此同时,秋云却丝毫感觉不到春的气息。她淹没在一片白色里:白色的床,白色的墙,白色的病房里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医生和护士,在这满世界的白色里,她像一棵秋天的草,一天天的虚弱着,枯萎着,身体在沉沦中渐失生气,生命在不知不觉中走向消亡,她感觉整个的人似被无数看不见的手在不断地抽丝剥茧,活剥蚕食,她已经病入膏肓。

躺在病床上,看着女儿不远千里放下了自己的工作特地回来守候着,她知道自己离大限已不远。五十岁的年纪,无论就生命的长度和深度而言她都还年轻,还远远没有活够。生命是美好的,就如康熙帝说的他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。可是任谁也无法把握生命的无常,任谁也拉不住阎王的手求得自己的慢点走。人生的归结到头来还是摆脱不掉宿命二字。

今夜,她的精神特别的好。一直以来缠绕着的痛也突然间消失了。她很想说说话。和老公,也和女儿。眼下老公又不知去了哪里?她要女儿为她把插在鼻子里的氧气管拽掉,又示意女儿把她的身子扶起一点,然后再在身后垫上一条被子。

半卧着,感觉舒坦多了。她的眼光开始在病房里梭巡着,冷落的病房,萧瑟的寂寥,一种愁云惨雾的感觉,似乎红楼梦里潇湘馆的再现。今天连保姆都请了假,眼前只有女儿在静静地守着她,他去了哪里?怎么还不来?这一段时间,他总是那样的忙,病房里总是难得看到他的影子,即使有时来,也总是来去匆匆。她有点意兴阑珊:假如是为我,那就不值得了,一个行将消亡的生命而已。突然,她又想起那句名言“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,但我已经飞过。”既然已是命中注定,那就坦然面对。人生匆匆都为过客,只是苦了女儿。她用爱怜的眼神细细地在女儿的身上脸上端详着,对女儿她有说不出的无奈,言不尽的遗憾。“萍儿,今天几号?”

“妈妈,今天是情人节,二月十四号,也是你和爸爸的爱情号诞生之日。”女儿还在开着小小的玩笑,她知道,孩子是在有意逗她开心.

女儿用一只手轻拥着她的头,又把自己的脸贴近了她干黄憔悴的脸。“哎呀,都是因为妈妈,今天该让你和胜宇待着的。”她的声音弱弱的,一声叹息包容了几许的歉疚。她很想抬起手抚摸一下女儿的脸,终于又因为无力而作罢。

“妈,说什么呢,我要陪着妈妈么。妈妈,我猜猜,今天情人节爸爸会给你什么礼物?”女儿娇嗔着,无心无肺地打趣着,眼神里却还是掩不住的忧伤。在女儿的心里想着的也许是病中的妈妈太脆弱,咋看就如风中的摇烛了吧?

“你爸他呀。”说到他,她还是止不住一阵阵心酸和惆怅,很久了,她想得最多的就是这父女俩,这是她解不开的心结。假如自己走了,留下这父女俩该怎么办?孩子尚未婚配,没有了妈妈的孩子总是不圆满。老的又总是丢三落四的,智商倒是不低,情商又似乎太高,哎呀,想来想去就像个长不大的老孩子。一个家,缺失了女主人那是不完整的。也许很多的事情是要和他推心置腹好好谈一谈了,关于她的后事,关于他的未来,关于孩子,关于她的担心和这个家的安置。

她的眼睛再一次向着病房门的方向看去,他还没有来,今晚还会来么?应该会吧?潜意思里,她还有着一份淡淡的期待。这个情人节是她和他真正的节日,在她,这也许是最后一个情人节了,他还会像过去那样出人意料地给她一份小小的惊喜么?其实,对那些礼物和惊喜她已经淡然,她要的只是能够像曾经的那样,让她羸弱的身子在一片静谧里依偎在他的怀抱里,他就那么静静地陪着她,即使不说话也行,时间短一点也无所谓,就那样坐在她床边也好。

她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和他好好呆着了,他总是忙忙碌碌行色匆匆的,有过几次她试图开口,他却对着她嘟哝,说工作太忙,已经请了保姆,有什么话可以告诉保姆,至于其他的一切有他,让她安心养病。她淡淡的笑着,那不是应付么?假如靠安心就能够养好这个病,那还住什么医院?她已经来日无多,她只是很想有个机会说说她的叮咛,说说她的身后事,他怎么就不懂她?

也许人之将去便特别的恋旧,最近,她的思绪老是喜欢飘浮。昏昏沉沉中,半醒半迷糊中,以往的桩桩件件总是会不时地浮现在她的眼前,她的记忆总是会定格在二十五年前的那个情人节之夜。

【二】

那一年的那一夜,她和他邂逅在S城月亮湾的喜相逢大酒店,是这个世界真的太小?还是月老矢志要为她和他牵出一根红线?曾经的同学,曾经芳心暗许的那个人和她,数年未见,竟然在远离家乡的地方不期而遇了。

“秋云,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”乍相见的一刹那,那个长着一头浓密黑发的大男孩止不住的激动和喜悦,一遍遍地问着,目不转睛地看着,拉着她的手晃着,摇着,又生怕飞去了似的攥得她都感觉到痛了。那一刻,她被看得面红耳赤,心如鹿撞。

“你傻呀,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絮絮叨叨起来了?我的手都被你拽断了。”呆怔了半晌她才笑微微道。“还不是因为你。好了好了,这下好了,店如其名,我们真的来了个喜相逢。哎呀,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秋云,你说我们这算不算有缘千里来相会?”他喋喋不休着,又是感慨又是惊叹。“看你贫嘴,不理你了,走了。”她巧笑嫣然,又不忘浅浅地打趣一番。

“别,秋云。这几年里,你就像个萍踪浪迹的仙女,而我则成了刻舟求剑的傻呆,一味地找啊找,就是不得要领找不到你的芳踪,却原来,你是来了这里。”

那一夜,她生平第一次收到了十一支玫瑰。

他说“十一支玫瑰代表我的一心一意,皇天作证花为媒。从今以后直到永远,我的心只属于秋云,我的人只为秋云而活。”那晚,两个心有灵犀的人就在那个地方奠定了爱的誓约: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爱绵绵无绝期。从今以后,一个非她不娶,一个非他不嫁。那以后的第二年,她和他便结成了连理直到今天。

一路走来,她和他爱着,恋着,同心协力地操持着这个家,培养着女儿,恩恩爱爱地生活着。她原指望执子之手,与之偕老,在这红尘里痴痴的相守相伴,笑看云舒云卷,直到夕阳染遍层林,再与他慢慢牵着手老去。

随着岁月的递增,女儿大了,上了大学了,她的心也渐渐的放松了。她觉得此后经年该为自己,为他好好的活一把了。闲着无事的时候,她常常对他说。

“明轩,我平生无大求。等到孩子工作了,不,还是等到孩子成家之后,到那时,我们也该退休了,到那时,我要和你游遍祖国的山山水水,我们要做一对神仙眷侣。”

“是啊,让我想想,我们第一站要去的地方该是S城月亮湾的喜相逢大酒店,故地重游的那一天,我会站在大酒店的门前大声喊出你的名字,大声喊出我的心里话,你是我今生的至爱。”

可是,世上的事又有几个真的说得清,就在三年前,她在单位的一次常规体检中竟然查出身患绝症。开刀、化疗,医院说境况很不乐观,从那以后中药西医,折腾了三年的时间,病魔却一直如影随形。夜越来越深了,秋云收回浮云般的思绪,再一次看向那扇微闭的门。走道里静静的,他还是没有来,看来今夜已无望。“唉”的一声幽幽的叹气微音在空旷的病房里萦绕成丝丝缕缕纠结的失望。

“妈妈你是不是在等爸爸,要不,我打个电话问问?”知母莫若女儿,孩子洞悉了她的心事,轻轻梳理着她覆在额前的乱丝问道。

“不用,你爸爸忙呢,不来肯定有事情。”

“我只是睡不着,我和你爸爸呀老夫老妻的还有什么等的呀。时候不早了,萍儿,你也早点睡吧。”喘了一口气她嘴里支应着,心里却空落落的不是个味。

这一夜,他终究没有来病房。天蒙蒙亮的时候,她再一次因为疼痛而打针,随即陷入昏睡。

【三】

清晨,他站在病房的门前踟蹰着,昨晚的那一场意外,直到现在他还余悸未消。走进病房,他不知道自己将怎样面对女儿和病中的她。昨晚那场景,更有那个人的那一席话如鞭子样狠狠地抽打着他的心,想到那出其不意的大尴尬和那些话,他的脸又一次像火烧云般开始了燃烧,他又不自禁地想起了那个叫路艳的女人。

和路艳的交往开始于三年前,那一年,似乎正是秋云得病的时间。

那时候的她刚来这个部门不久,正好和他同在一个办公室,她归属于他的领导。

这是一个娇俏年轻的女人,长得并不美,但狐媚。三十多岁的年纪,正是风骚有韵的年华。听说男人常年在外工作,夫妻关系微妙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发觉闲暇的时候,她会有意无意地和自己述说家的寂寞和老公的无趣。有时候,逢着他心情不错的时候,他也会开开路艳的小玩笑,在纸上写点什么“寂寞深锁少妇愁,美娇娘春宵苦无佳伴。奈何?”

再或者说点“什么时候需要我做你的长工知会一声,老哥一定不负重托”之类的话,半带撩逗半是刺探。当然有时候他也会说说自己的烦恼。老婆病了,而且又是那样的病,经历了开刀,化疗,病时好时坏,反反复复的他也憋闷哪。老实说一开始,他也心痛、难受、不舍,他甚至食不甘味,夜不成寐。毕竟风雨同舟了这么多年,何况是恩爱夫妻。可是,时间长了,心便会慢慢地变淡,变硬。干守着一个病女人,这何日是个头?当然,这些话还不能放到桌面上说,那有关道德,有关良知,有关感情。其实潜意思里他想的是久病床前无孝子,何况只是同林鸟的老婆?不各自飞已经很不错了。好在老婆似乎也识趣,自从病后倒也从来不追问他的行踪。

不知不觉中,他和路艳两个人越走越近,越来越默契,那一个下着小雨的下午,在他的老婆只身去外地化疗后的第五天,他认为机会来了。那一夜,他邀路艳来了家里。就在他和秋云的那张婚床上,他的需要与她的有求,终于融为一体。从此以后,他和路艳便成了一对秘密的地下性伴侣。

自从打破距离之后,他发现自己似乎进入了第二春,在他的心里,性和情孰轻孰重他已掂不出。就在前天,路艳趁着办公室没人娇滴滴地问他:

“我的大科长,知道明天什么日子?”

“什么日子?你生日?”

“傻了吧,告诉你,二月十四号。情人之节。你准备怎么安排?”

“哎呀,看我的记性,说,小宝贝,想要什么?”

“我要的只怕你不愿给。”

“天上的月亮,海底的龙宫?哈哈,那可是真的给不起。说,挑我有的。”

“当然。我要的其实简单,就你。陪我一夜如何?要知道,这可是一年一夜的情人节。我不想孤孤单单的过,只怕你不愿意,你不会陪床去吧?”

“行,既然我的心尖尖开口说话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。毕竟你才是首要哦,对了,你方便吗?那个人回来了没有?”

“我是首要,她是唯一吧?算了,和一个半死人也没有什么醋吃的了,至于他还没有回来,昨天还打电话说最近不回家呢,谁知道他在外面和谁混在一起。不说了,怪扫兴的,随他去,眼不见心不烦。”“那好,你缺的我补,我要的你给,我们互补。说定了,明天下午直至整个的晚上都归你,够意思不?”“打钩,不许耍赖”“这样吧,我和你分头行走,明天下午三点老地方老房间,不见不散。”

【四】

对于他来说,苟合总是带着莫名的激动的。中午,他按捺着欢喜一个人在小饭店里吃了饭:一碗汤,两个炒菜,细嚼慢咽颇有三分悠闲。现在,老婆的生命进入倒计时,于情于理,他知道小心谨慎的重要。所以,他把与路艳的相会定在了下午三点。

下午三点过一刻,她与他从不同的方向汇合到了同一个地方的同一个房间。进门,拥吻,呢呢哝哝,搂搂抱抱又亟不可待。就在他和路艳刚刚宽衣解带进入状态的时候,“啪啪”门外响起了重重的叩击声,开始,他和她都以为是敲错了门的,两个人只是把进行中的动作做了定格。时间不长,敲门声再度响起,而且气势如牛,这一下,两个人才感觉事情不妙。还未等两个人反应过来,门被一脚踹开,大曝光之下,一群人在那个怒气冲冲的男人带领下直冲了进来。随后,路艳的脸上遭受了两记响亮的耳光。

“下三滥,妈的。我在外面拼死拼活,你倒好,大天白日的跑到这里偷人来了!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!”

“哟呵,这不是吴大科长吗?听说你老婆还躺在病床上要死要活的,怎么?等不及啦?你受不了啦?你是畜生啊?”一句接一句,句句像炮弹打得他没有了招架之力。当时的情景很乱,他的心更乱,躲无可躲,辩无可辩,就如三九寒冬扒光了衣服被逼着站在了风口浪尖的感觉。更难堪的是,之后,糊里糊涂的,他竟然以书面文字形式倒枪筒似的坦白从宽了他和路艳苟合的一切。铁证如山下,当场路艳被勒令签字离婚,净身出门,而他则像土孙子样灰溜溜溜回了家。

惊魂甫定的他一夜无眠,被捉奸的情景每一个片段都被鲜活的定格在脑海里。他想了很多,关于职位,关于颜面,还有其他,最终也没有想出头绪。直到早晨才想起该到病房里去象征性看看病妻和守夜的女儿了。只是刚刚站定在病房门前,他的脚步又迟疑起来了。小小的凤凰镇,消息的传播会像风一样快,何况是他这样的人,又是这样的爆炸性新闻。而医院又是集各路人马的地方,假如消息一经走漏,那么,他在孩子和病妻面前岂非猪狗不如?

癫痫症状与诊断方法有哪些
女性癫痫症状都有哪些
患癫痫原因都有哪些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