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安微卫视直播 >> 正文

【菊韵☆短篇小说】认识你真高兴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前言

那天,下了一场罕见的瓢泼大雨。

那天,与友人擦肩而过。

那天,是一个美丽而飘逸的、充满淡淡槐香的五一。

那天,那个浑身散发着阳光的男孩含笑对我说:认识你真高兴。

因为那天,因为那个美丽的邂逅,让我的人生有了一份美好的回忆,却夹杂着挥之不去的苦涩。不止一次对自己说:让时光冲淡一切吧!可是,怎么冲不淡呢?

那天……

第一章

那天,我上中专的第一个五一,五一的漂泼大雨来得真不是时候,影响了交通,影响了急切回家的游子,我想,很多归家的游子都记得1993年的那场大雨吧!站在宿舍门口,望着缓缓流淌的来不及排放的雨水,抬头是阴糜糜的从天而降的大雨,忧郁充满了整个心间,“回不去喽!唉!”我长叹一声,又往屋里缩了缩身子。同寝室的姐妹们也都一副副无精打采,垂头丧气的样子,平时叽叽喳喳的宿舍,显示了从未有过的宁静。

“大家唱首歌好不好?”我装出兴奋的样子,高声提议。看到的是沉默的摇头和一个个牵强的微笑,顿时哑然。

下午,雨水渐渐失去了滂沱的气势,雨小了,又小了,但仍密密。

我跑到男生宿舍,站在门口大声喊:“老乡,老乡,我们回家吧?”“怎么回家呀,还下着雨。”“我们先去车站看看再说。”

我和老乡撑着伞,趟着没过小腿的雨水,我忽然觉得雨中漫行惬意又浪漫。便开始高声唱起萧洒走一回:“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,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,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总有时,留一半凊新,留一半酔至少梦里有你追随,我拿青春赌明天,你用真情换此生,岁月不知人间多少地忧伤何不萧洒走一回,何不萧洒走————一回。”我把最后一句抬得很高,扯得很长,终于嘘了口气,抬头望天,虽然仍淋淋沥沥下着小雨,但却不再阴靡。

车站挤满了撑伞的游子。听到的唯一解释是车速缓慢,可能会晚一会。

“老乡,我们去找霞借自行车,好不好?既使通了车,还能轮到我们?”我急切的说,回家的感觉从来没有如此强烈。

我们步行了足有十里路,来到西郊,花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见到了霞。

见着霞时我浑身上下湿了个透,但是我的脸上没有失意,却写满了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欣喜。霞对着我哈哈大笑:“傻不傻呀你!淋湿了还兴高采烈,别回去了,陪我吧!”(我和霞是公认的同性恋,整天出入双双,既使十几年后的今天,她仍是我的好姐妹。)“不行,不行,我好长时间没回去了,就让我彻彻底底的傻一次吧!”

事隔十几年了仍没有明白,当时到底傻不傻呢?今天下雨难道明天也下雨?还是冥冥之中为了见他?世上有许许多多的事都在定格,定格在那一分钟,那一秒钟,所以有许多事是你想错过,可是上天却不容你错过。或悲剧或喜剧便在那一分钟,一秒钟发生,你别无选择。

霞借了车和一套蓝色运动服给我,我和老乡便向家冲去。

冲至转盘路时我乐了,有一辆四轮车停在那儿。上去一问,顺路。至今想起来仍是乐滋滋温馨的感觉,真的,现在我正满脸笑意,飞快的往纸上泼墨。尽管今年的寒冷有些漫长,尽管刚喝了热茶手仍不听使唤,尽管三哥说过,追求的过程即是一种快乐,何必在乎结局?但我仍然想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我的回忆。

我这人特爱说话,还特幼稚,特傻,要不怎么每次见到他都束手无策,傻话连篇?假如重新活过,假如再来一次选择,我一定坦然面对,一定微笑着和他拜拜,而不是恨不得想杀了他。

“老乡,你哪儿上学?”我对车上唯一的一个学生模样的大男孩说。他朴素的衣着,细高的个子,爽朗的笑脸:“医学院,你呢?”他阳光明媚的脸上写满了笑意。我望着他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:“市卫校,自费的,哪能跟你们大学生比呀!”他也微微一笑,我们陷入了沉默。

忽然,一片槐林映入眼帘:“哇,好美!”一首诗冲口而出:

漂泊大雨

洗涤了尘世的污垢

壮若霞云

迎我

归乡之途

“你会写诗?”他欣喜地望着我,“瞎编的呗!上学时写作文从不打草稿,偶有小作见报”(少年呀!怎么没学会谦虚!)“我也喜欢文学,能告诉我地址吗?有机会欣赏欣赏佳作!”“当然可以,那我叫你文友喽!”一路上说说笑笑,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,亲切而洒脱,无拘无束。

下车后他含笑站在我面前,伸出了手:“认识你真高兴!”“彼此”,我调皮地向他眨了眨眼睛。

第二章

三天的五一假期匆匆而过,宿舍又恢复了往日的喧闹。

“贝,五一那天你刚走就有一男孩找你。是不是你男朋有啊?”“上哪弄个男朋友呀,还没尝过爱情啥滋味呢?”“不会吧,快从实招来,那男孩还等了一个多小时呢,撑了一把小黑伞,让他进屋怎么也不进。很酷的样子。”我嘿嘿装傻,拉着霞讯速往操场跑去。

“贝,是不是你说的那个男孩呀!”霞问。“可能吧!一段在萌芽时期就夭折的暗恋。”思绪回到了中学三年级。

那时候我和琴是校园播音员外加通讯员,所以经常写些通讯杂感之类,日记也是必不可少的。有一次从外面回到教室,日记本不翼而飞!我晕了,环视教室里的每一个同学,唯有后座的他最可疑,“你翻我日记了?”我装作平静的问。“没有”,他没有抬头。“绝对是你,就你最可疑。”我冲他大喊,同学们投来诧异的目光。“我怎么可疑了?你翻啊!”他猛地站起来,一脸愠怒地瞪着我,我哑然,心怦怦直跳,我怕他的目光,不知从何时起,每次回头都会和他的目光相遇,而我会迅速逃开。但愤怒使我猛地推他一把,他倒退两步,差点撞翻桌子,站稳后狠狠瞪我一眼,摔了书本冲出教室。

日记本从此杳无音信,但我总感到一双灼人的目光无时无刻不在跟随着我,我不敢回头,不敢和他正视。有几次在教室门口,他故意倚在门榄上,坏坏的看着我,我不看他,用力把他推开,没有言语,更没有微笑。在别人眼里我们就是仇人。但每次见到他我总慌乱无措,有意躲避。直到他上技校,我上卫校。

几天前忽然收到他的来信,“老同学,好久不见,该冰释前嫌了吧!五一去找你。”就这么不温不热的几句话,以为他不来了,这么大的雨。

“神经病!”笑意浮上嘴角。“谁神经病啊?你吗?”霞笑望我,“是,是我神经病。”我亲呢的挽起霞的胳脖“霞,这次我回家认识了一个文友,医学院的,你说,他会不会写信来?”“就你天真,人家早忘了吧?”“我好想有个人欣赏我的文章,然后再加以修改,这样才能提高,再说朋友多了有什么不好,朋友多了路好走嘛!”“整天想着文友遍天下,想着写作更上一层楼,你还能当饭吃啊!”(得,得,我一辈子也不会有霞的水平,现实,真实,就像现在。霞和老公在海口市买了房子买了车,而我呢?温饱水平!)“当然不能靠它吃饭,我这不正努力做白衣天使的嘛!”但是,当笔在方格纸上哗哗移动的时候,当我的喜怒衷乐可以尽情暄泻的时候,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那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。”(步入了社会,又有几次提起笔,现实的残酷扼杀了我的灵感,为生活而奔波,奔波……)“可你也不能见到人就滥交啊。”“什么滥交啊,人家是医学院的呢?”“医学院的怎么啦,你不知道当今大学生的爱情游戏……”“停停停”我打断了她,“我现在交的是文友,文友你懂吗?扯远了吧?”“安心过你的日子去吧!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。”霞的那份平淡,我永远学不来。

第三章

就这样在等待中过了几日。

一天刚经过传达室,一位同学喊我“贝,你的信!”“哪儿来的呀”“你来看吧!”

“河南医学院!”霞高声朗读“呵,还真来信啦,走吧,走吧,回去再看。”她推着我往外走,我激动的站在了原地,他记得我,真的记得我!”

“你像一只快乐的蝴蝶飞到我心中,给了我难忘的故乡之行,难以构思你的和我的空间,在雨后相逢相离的情意,淡如七月荷花露水香如八月桂花味,或许是‘三缘相牵’吧!那么偶然……”

“霞你看,果然出手不凡,写出来有诗的意境。”霞凑过来瞟了几眼,“该不会是抄的吧?”“去去,别打击人家文友水平。”

每周一封信,成了我最开心的等待。

时间久了,才感觉他才华横溢,善解人意。在我失意时他说:“失去不为坏,它只是一粒沙子,而我们得到的却是金子般的希望。”在他的支持与鼓励下,使我在文学上和精神上都有了一种全新的升华,而且每一天都开开心心。不管以后发生什么,结局如何,我都承认,他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幸福与快乐。

七月放假约定相见,因为初相识我给了他一个假地址,我觉的书来信往的方式也不错,毕竟只是文友,或者说是红颜知己。没想到他跑了两个村子找我,他说:“你知道吗?我连着两天,冒着毒辣辣的太阳,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找你,他们都说没这个人,我失望了,心中酸酸的。发誓不再理你,可是,你纯洁无暇的笑脸,你蝴蝶般的轻盈快乐,纵恿我再次写信给你,小妹,不同情吗?

读罢他的信,泪水潸然而下,我可以感觉到在夏日的盛阳下,一个挥着汗水的大男孩心酸的蹒跚而行。因为失望,而心痛而满脸的无奈,我更可以感觉到他的真挚与善良。心深深的自责,让我愧对那份真情,即使是文友。马上写过去一封信一首诗:

三哥:

就称你为三哥吧!取你‘三缘相牵’。我从来没想到因为一个假地址,给你带来伤害,我深深的自责,同时为有这样一个宽宏大量的哥哥而感到欣慰。作我的哥哥吧!三哥,我好想有个哥哥,父亲去世早,母亲经常操劳过度,我也想有人关心有人厚爱,你能给我哥哥般的厚爱吗?随寄一诗与你共享:

成长的感觉

不知何时丢却了童年的小纸船

也不知流水载走了几季花瓣

转眼间少年的我又到青年

无奈的时候任心哭泣到时夜晚

为一只残死的蝴蝶长夜不眠

为一杯苦涩的酒泪流满面

心痛的感觉紧紧追随

追随到无法预知的明天

迷途的时候遇见你哟

小雨飞飞载到身边

几日白鸽珊珊而来

融化了冰冻的心田

第四章

以后的日子三哥来信一直以小妹相称,我也以三哥相应。我想这就是兄妹情怀吧!假如这种兄妹情怀持续下去,不变质,那么,我会不会有个哥哥呢?可是……

寒假见了面。

有一次,他领我去闹新房,望着他和新郎一帮人火热的神侃,神采飞扬的样子,心中充满了甜蜜。我静静的望着他笑,他也不时回以一笑。“嘿,你女友吧?”不知谁喊了一声。他说:“当然”“那唱个歌,来个见面礼吧!”我心怦怦直跳,脸上火辣辣的。他看到了我的窘态,满脸笑意地望着我:“先让新郎为新娘唱一曲,我们不能喧宾夺主啊!”说完带头鼓掌,大家也转移了目标。新郎唱了一曲《小芳》,“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长的好看又善良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……谢谢你给我的爱,今生今世我不忘怀,谢谢你给我的温柔,伴我度过那个年代……”我忘情的听着新郎真挚的表白,仿佛融入其中。他拉了拉我的手,诡异一笑:“逃吧!”

他拉着我的手一口气跑到西坡,喘着粗气望着我笑,我脸一红,装作打量周围的环境,不再看他。这里是整片整片的沙地,沙地里有几处杨林,在冬阳的照耀下晃动着光秃秃的枝丫,随风摆动,在我和他的身上一闪一闪,有种飘渺的感觉,望着他我笑了:“我们出联字词吧,你开头一个字必须是我末尾的一个字。‘冬阳’”。我快速说过便跑了起来,“阳光”他也随之追来。我们在沙地上跑着,笑着。他不时给我讲个幽默的小故事,我便开心的大笑。真的,那种开怀,那种惬意,那种无拘无束的洒脱,我至今难忘。累了,坐在沙地上,他忽然拥住了我:“你知道吗?那次五一雨水太大,本来不打算回来了,可坐卧不宁,最后被几个同学硬推上了车!车少人多嘛!我想这就叫缘份吧,所以给你写的第一封信便用了‘三缘相牵’,那是我当时的想法,我就觉得我们是有缘才走到一起的,你说呢?”我大笑:“骗我的吧?还是编故事?”“当然不是,是冥冥之中有神相助!”“可我上的是自费学校,毕业了连工作也没有,更何况我还这么丑,我值吗?”“怎么不值啊!就像你那篇《丑女孩儿》,你说丑女孩儿,命运不因你丑而赠予不幸,丑女孩儿,你一定能把生命扮成最绚烂的。’我相信你的能力,我也有自己的价值天平,值与不值心中有数,相爱的人一定会有一个美丽的结局。”

一天刚进他家门,他笑容满面的迎了过来,“你在家等我,给你一个惊喜。”十点多的时侯他领来几个人,拉着我的手让我跟上,在一片空地停了下来,开始量庄子。他吹风似的说:“给你一个温馨的家。”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我脸上却泛起了红晕,幸福的红晕!

他表哥来找他,说和女友分手了,因为她已上大学,因为他成了农民,他表哥非常痛苦,我们商量着去找那个女孩,走到半路,他表哥说什么也不愿再去,我们只好无功而返。返回他家,他表哥喝了点酒,泪流满面:“我们相处了三年,现在她临近毕业却……”我也拿起了酒杯:“哥,干杯,有许许多多的事是不能自己选择的,选择的太多,痛苦也太多,所以,随缘吧!”“是的,随缘吧,重新活出自己,不带走一片云彩!”我一般不喝酒,不知喝了几杯,胃里特别难受。我站起来想向床边走,却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:“贝,说了不让你喝酒,怎么不听呢!”他赶紧过来扶我。“贝,你躺会儿吧,我把表哥送走。”

平凉癫痫病医院排名
黄南州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
癫痫病怎么治疗呢

友情链接:

风风雨雨网 | 购买儿童手机 | 四季桂图片 | 怀孕能吃龙眼吗 | 单机建筑类游戏 | 的什么意思 | 男生肚子减肥